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87 不要丢下我

作者:阿琐

  听这一言,岚琪脸上掠过云淡风轻的笑容,伸手给玄烨布菜,口中道:“教导他们是皇上的责任,臣妾管好他们起居饮食,就足够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没在继续这个话题,两人对坐吃饭,之后说些别的事,吃罢了饭太子要过来说话,岚琪早早就退下。原想就此回去向皇贵妃有个交代,外头却有人等着,太皇太后要见她,环春一路陪她过来,笑着说:“挨完皇上的训斥,该是太皇太后了,这事儿到底和主子什么相干,怎么都是您在挨骂?”

  岚琪也觉得不可思议,无奈地苦笑着:“也罢,他们冲着我生气不会有什么节外生枝的麻烦,若是将那几位叫来训一顿,谁晓得后头又会怎么样。”

  但太皇太后并未责怪岚琪,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她对觉禅氏一向不顺眼,可见岚琪愿意出面,绝不单单是皇贵妃施压那么简单,细细把经由都听了,叹息:“也罢,你与她友好些,来日她至少记着你的恩德,一直看她不入眼,可她也总算安分,再者听你这么一说,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但又嘱咐岚琪:“蔷薇虽美,花枝带刺,远远看着就好,不要靠的太近了。”

  这其中的道理岚琪懂,她并没打算和觉禅氏成为亲友至交,从宫女那会儿起,十多年了,她能放心坦言的人,依旧只有布姐姐一个,便是荣妃、端嫔诸人,岚琪也不过是相处得来,开开心心玩在一起罢了。

  并非她多疑多忌,看着荣妃和惠妃这些年时亲时疏,这宫里头怎样的人际交往,光看着就看明白了。

  这场闹剧,惠妃和荣妃一同压制了宫内的流言蜚语,看着都是温柔好性的人,遇到这样的事,却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主。宫里人都晓得两位娘娘平日里好说话,但要紧的时候说一不二,不敢在节骨眼儿上冒犯她们,所以那阵风很快就压下去。而对于岚琪来说,她将来有一日料理六宫之事,今天的经历也叫她又长一智。

  再从慈宁宫归来,向皇贵妃交代两宫的意思,未提及玄烨要她自己去说之类的话,皇贵妃也不曾多问,但说起觉禅贵人,是要她这一两个月别再出门好好反省思过,至于平贵人,就看皇帝那儿几时临幸,之后的事都不必岚琪再操心。

  终于回到永和宫歇下,胤祚扑来找额娘,问额娘一下午和晚上都去哪儿了,撒娇说他闷得很,乳母嬷嬷们又不肯领他去找四哥玩耍,气哼哼地说:“额娘再要把胤祚丢下,胤祚就不跟和娘好了。”

  岚琪又气又好笑,骂他:“小东西,连你也来欺负我?”

  但看到儿子,不由自主想起八阿哥,可怜八阿哥一次次被生母抛弃,便是今天这般,他额娘会为了佟嫔甚至自己考虑,但一提到他,又是一副冷血无情的态度,可觉禅氏应该知道,生母的存在,并非她冷血无情就能抹杀,对于孩子来说,实在很可怜。

  胡思乱想又想起纳兰容若,玄烨说他今天难以向明珠交代,又不知是什么光景。

  想想明珠管着内务府,索额图掌管大内侍卫,本是可以好好相处的两个存在。今天的事,看似作弄了觉禅贵人,实则冲着温贵妃和佟嫔去。几大家族的关系本就敏感脆弱,觉禅氏也从未被真正算在明珠府门下,若是明珠,绝不会去趟这浑水,可容若却冲进宫里迅速解决了这件事。

  说他越权似乎不至于,毕竟报了“自裁”,谁也怪不到他,可明着不能怪罪,暗下的怨是结了,若是要有人以此做文章,容若兴许就吃不了兜着走,对明珠更是一大麻烦。

  这晚容若离宫,得知表妹安然无事,神经一松才猛然想起被他半句话都没交代就抛下的沈宛,满腹愧疚无奈,想要赶紧回家去安抚她,可大宅的下人早早等在宫门口催着他回府,容若知道是父亲要找他麻烦,躲也不是办法,索性坦荡荡地回去了。

  偏偏这一天,明珠夫人陪着老太太在后院佛堂念佛吃斋,外头的事一概没来打扰,夜里念经后就预备要歇着,却见儿媳妇不顾肚子里怀着孩子,风风火火地跑来,哭着求她:“额娘快去瞧瞧,阿玛传家法了,额娘,怎么办啊……”

  明珠夫人急得话都说不出,一路过来从下人口中知道大概是什么事,婆媳俩匆匆忙忙赶到书房,才走到窗下,里头突然传出人仰马翻的动静,几件瓷器似乎被打碎了,娘儿俩惊得对视一眼,难不成父子俩动手了?

  “畜生,我生你何用?既然你眼里也没我这个父亲了,今日就结果了你。”朝堂之上儒雅的明相大人,也会说出这般狠话,只听得里头一阵子乒乒乓乓,明珠夫人吓得冲进来,但见各种东西摔得稀烂,一把剑鞘横在地上,锋利的长剑还握在明珠的手里,可他却被动地被儿子揪着衣领顶在墙上,他到底老了,怎抵得过正当盛年的儿子。

  “容若……”明珠夫人高呼一声,竟是吓得晕厥过去,少夫人扶着婆婆一起跌在地上,哭着求他们父子俩松手。

  可容若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死死摁住了父亲,比起父亲手里的长剑,他的目光是更锐利的刀刃,直直逼着父亲说:“你在朝廷上下做了些什么,以为真的能瞒天过海吗?在你眼中我是不孝之子,可在外人眼里,我的一切都是在为你赎罪。杀了我?杀了我谁来为你赎罪?没有了我这个逆子,纳兰明珠的气数也就尽了。”

  “畜生……”

  面对父亲毫无底气的斥骂,容若一把扭过他的手,把他手中的长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目光如冰锥一般刺进父亲的双眼,恨道:“要杀,就不要犹豫,我早就累了,一辈子活着,就是为你赎罪吗?”

  少夫人哭着扑过来抱着容若苦苦哀求:“容若你不能这样,松手,你死了阿玛额娘怎么办?我和孩子们怎么办?”

  哐当一声,明珠先松了手里的长剑,他岂会真有杀子之心,可儿子今天的话却真真震到了他,他该好好为将来的事考虑,犹豫不决的事,也必须有个了结了。

  少夫人把长剑踢得远远的,父子俩也渐渐松开了彼此,明珠到底含恨,反手一巴掌打在儿子脸上,容若只是舔一舔唇边血迹,冷漠鄙夷地看了眼父亲,旋即转身就走,撂下父母妻子不管,头也不回地冲入夜色之中。

  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个父亲,十几年如一日战战兢兢在皇帝面前做事,到头来,只换得父亲对自己起杀意,只换得他不忠不孝的孽子骂名,三十多年的人生,他到底留下了什么?

  没有骑马,没有随侍跟从,容若几乎是漫无目的地在京城的黑夜里胡乱走,心内的火气渐渐淡下,不知不觉,竟是走到了私宅附近,再差几步就要到家门口,可他却停下了。

  为什么会来这里,因为他无处可去,可这里不该是自己无处可去才来的地方,那样对沈宛不公平,自己不能总是对她施舍感情又或是为了有安身之地而对她好,那样沈宛太可悲,对她太残忍。

  转身要走,心想不如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随便走到哪里去,可才挪动步子,身后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匆匆脚步声下,是沈宛在问:“容若,是你吗?容若?”

  容若诧异地回头,昏暗月色下,但见沈宛迎面而来,她几乎是扑进了自己的胸怀,紧紧抱住了他的身体,言语哽咽地说:“我知道你会回来,我一直在等你。”

  “宛儿。”

  “不要丢下我。”沈宛哭了,伸手来捧容若的脸,似乎想要确认就是她的男人,可惊悚地摸到了容若臃肿的脸颊,还有嘴角已经干结的血迹,她紧张地颤抖起来,一声声问,“容若你怎么了,和人打架了吗?”

  回到家中清洗伤口,沈宛含泪给他上药,容若见她如此悲伤,无奈地笑着:“我没事,你放心。”

  沈宛抹好了药,立在一旁收拾瓶瓶罐罐,垂首思量了好久,终于问:“刚才你怎么要走了?我看到人影,心想是你回来了,可你却转身走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或是睡着了做梦。”

  “你一直等在门口。”容若皱眉头,轻轻将她拉到面前,“天还很冷,你冻坏了怎么办?”

  沈宛的泪珠大滴大滴地滑落,不知为了什么悲伤至极,好半天才平静,哽咽着说:“我怕你不回来,下午看到你那样冲出去,我真怕你再也不回来。”

  “我想来,可我……”容若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我不能总是失意了才来,不能总是为了逃避什么才来你身边,那样对你不公平。”

  沈宛伸手摸他肿起的面颊,心疼得无以复加,听着这句话,含泪苦笑:“是我要跟你回京,是我要生生世世跟着你。可我一直都明白,我对你而言,只是萍水相逢,你不忍负我,已经给了我想要的一切,可我一直都给不了你想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