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85 作威作福给谁看?

作者:阿琐

  “因臣妾想与觉禅贵人单独说话,贵妃娘娘去别处歇息了。(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琪应着,但见皇贵妃很不耐烦,回眸瞪了一眼佟嫔,便吩咐岚琪,“你回去歇着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岚琪一怔,她可才答应了觉禅氏,要去慈宁宫为她求个情的,怎么皇贵妃不让她插手了?

  “去请温贵妃到内殿说话,觉禅贵人先回咸福宫,不要再随处走动,之后的事温贵妃自然会给你一个说法。”皇贵妃简简单单地说罢,又瞪了眼妹妹,“你也回去,那件事尽快给你办到,若再惹是生非……”

  佟嫔不等姐姐把话说完,低着头就走开了,觉禅氏知道不能和皇贵妃拧巴,皇贵妃让她走她就要走,看得出来她会和温贵妃有个商量,自己的命应该是保住了。

  岚琪和觉禅氏一起出来,温贵妃皱着眉头看她们俩,青莲则邀请她往里头走,两处都没说上话,便这样擦肩而过,待到得承乾宫门外,觉禅氏轻声对岚琪道:“能不把您牵扯进来,就再好不过了。眼下佟嫔娘娘若对皇贵妃娘娘说了平贵人的事,皇贵妃可能会想到平贵人背后的势力,如此这件事就不只是臣妾一个小贵人的死活,牵扯的太多,对皇贵妃和温贵妃而言,她们要考虑的事可比臣妾的死活重要的多了。”

  岚琪知道觉禅氏有智慧,她虽被困在这深宫里,入宫前却看到过大世界,有见识有学问,若不是从前那些儿女情长的纠葛,跟她说话,该是最好沟通的,而这一番话岚琪才在心里想到,觉禅氏已经能完完整整地说出来。

  “皇贵妃眼下既然不让我插手,不宜惹她生气,我暂且旁观为好。但若最后她们又不得不牺牲你,我会尽力保你周全。”岚琪含笑看着觉禅氏,“还是刚才那句话,我尽人事,你听天命。”

  觉禅氏双眼微微泛红,福一福身子道:“有娘娘这句话,臣妾已经知足。”

  两人在承乾宫门前散了,觉禅氏淡定地回咸福宫等待发落,这边温贵妃坐在皇贵妃的内殿里,要说入宫这些年了,温贵妃每每来承乾宫,都是众妃聚集,大家只在外头说话或看戏,极少会在里头坐坐,眼下两人各坐一边,青莲上茶后,就默默地退下了。

  “听说你宫里已经有新茶?”皇贵妃唇边勾起幽幽笑容,语调古怪地说着,“也不晓得我这里旧年的陈茶,合不合你的脾胃。”

  温贵妃笑:“娘娘客气了,陈茶新茶臣妾都喝不得。”她稍稍挺起还没见形的肚子,略骄傲地说,“臣妾怀着身孕,太医叮嘱了不宜饮茶。”

  皇贵妃眉头一挑,心中很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她有胤禛,又不在乎了,拉回话题说正经事,不避讳地提起了妹妹和觉禅氏联手要逼走平贵人的事,自然不会提到她们利用了温贵妃,只是说:“这个小赫舍里很了不得,小小一个贵人就敢兴风作浪,自打皇上有后宫起,似乎还是头一回闹出这种事,到底是元后的亲妹子,脑袋上多长角的。”

  “元后?”温贵妃冷哼,反问皇贵妃,“难道在娘娘眼里,钮祜禄皇后也是不能和人家比的?说起来,进宫前就常听说,您明着暗着和家姐对立呢。”

  皇贵妃对此不以为意,已听妹妹说,平贵人肆无忌惮地贬低钮祜禄皇后,才因此惹怒温贵妃不断地折腾她,事到如今她妹妹脱不了干系,温贵妃也脱不了干系,做姐姐的总要为妹妹出头说话,自然就是她们俩的事了。

  “年轻时的事做不得数了,你姐姐去世后,我心里还空落了好一阵子,你说这样的话很没意思。”皇贵妃说着,又不屑地一叹,“不说这些了,说说平贵人吧,你甘心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夺走了左右臂膀?觉禅氏在你宫里,没少为你做事吧,这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至少你今天会跑来保她,就是很在乎的。”

  温贵妃见皇贵妃单刀直入,也不客气了,正经说:“只要能保住觉禅贵人,娘娘有什么法子,或要臣妾做什么,您只管说。”

  皇贵妃道:“咱们几大家族,在朝廷上怎么个模样,虽不归我们女人管,可我们也不该给家里添麻烦不是?”

  都是一样背景的人,温贵妃当然明白这话里的意思,颔首道:“平贵人能调动侍卫,显然家里没少搭把手。”

  “闹大了,不晓得他们会不会以此为借口发难,眼下这破事已经让皇上蒙羞,若是朝廷上再闹出什么事,就是更大的麻烦。”皇贵妃脸上略见愁绪,“索额图是领侍卫内大臣,侍卫的事咱们难以插手,便是想说那侍卫癔症疯魔也难,堂堂正正给觉禅氏一个清白不容易。”

  “娘娘说的,臣妾都明白。”温贵妃觉得皇贵妃并没说什么有建树的话。

  皇贵妃则不紧不慢地说:“你不想失去觉禅贵人,我也不愿平贵人兴风作浪欺负我妹妹,再不能像刚才那样乱哄哄的,咱们得好好合计,众口一词才是。”

  温贵妃微微蹙眉:“娘娘请说。”

  皇贵妃道:“既然那个宫女说是德妃找觉禅贵人,那就顺着这话下去,你就说你也看到永和宫的人去找觉禅氏,你知道她出门是赴约见德妃,其他的一概不用多说。”

  温贵妃摇头:“可是德妃方才并没有表态。”

  “我会劝她。”皇贵妃很自信,“皇上或太后问起来,德妃该怎么说,我会和她讲。你也明白,在皇上面前哪个说话最有分量,只要德妃说是她找觉禅氏去的,皇上就一定会信。”

  温贵妃心里没谱,忧心地问:“那侍卫呢,平贵人他们会善罢甘休?”

  皇贵妃眼中满是鄙夷之色:“咱们息事宁人,他们再要闹,就是戳皇上的脊梁骨,皇上会让他们闭嘴的。”

  温贵妃从不知道皇贵妃也会有这样的心机,她总是懒得管宫里的事,一副富贵闲人的姿态,旁人只晓得皇贵妃脾气大性子急,没想到她也能静下心来想事情,至少温贵妃自己,一点主意也没有。

  皇贵妃又道:“记着了,不想我们任何一家被他们圈进去,就照我吩咐你的话来说。”

  温贵妃却问:“平贵人之后怎么处置?难道由着她气焰嚣张,由着她一个小贵人在宫里作威作福?”

  皇贵妃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心里笑她看不穿,可既然人家问了她就不能不说,幽幽道:“在这宫里,只要是被皇上讨厌了,还作威作福给谁看?”

  一语震得温贵妃心虚不已,目光匆匆从皇贵妃身上掠过,胸前堵了块石头似的喘不过气,勉强才能露出笑容,生怕皇贵妃看出来她心虚自己早就被皇帝讨厌的事实,笑着应道:“臣妾明白了,臣妾回去会好好和觉禅贵人说。”但又一个激灵,问道,“刚才惠妃和荣妃也听见臣妾的话,现在再改,她们会不会说出去。”

  “她们啊?顶好置身事外,你看她们跑得多快?”皇贵妃很是不屑,又瞧一眼温贵妃说,“你会来,我可真没想到,看样子觉禅贵人对你很重要。”

  温贵妃没再接着这话说下去,告辞后赶回咸福宫,可当觉禅氏听说这件事最终还是把德妃牵扯进来,对着温贵妃她很无语,心里头对德妃满是愧疚。平贵人能拿德妃做幌子,显然也是嫉妒德妃得宠想让她也惹一身骚,如今真的把德妃拖下水来还她清白,坏了平贵人的好事,往后她更加要记恨德妃了。

  如此,这件事闹了大半天,荣妃和惠妃压制了宫里的谣言,皇贵妃则未如众人想象中那般容不得觉禅氏,最终传出来的消息,是说德妃在承乾宫力证是她找觉禅贵人去御花园,更亲眼在御花园看到她,可不等靠近说话,就有人把觉禅贵人带走了。

  皇贵妃把决议禀告乾清宫,玄烨那边忙着政务,间或听见这件事,上上下下的人都以为皇帝会因此震怒,可玄烨就算真的生气,也绝不会表露出来,做什么要让人看到他被戴了绿帽子的窘迫?更何况他根本没在乎,他晓得容若和觉禅氏的“青梅竹马”,那个觉禅氏怎么会跑去和侍卫私通?

  可是发现岚琪牵扯其中,还成了要紧的证人时,玄烨才皱了眉头,于公于私都要把她叫到乾清宫问话,岚琪又马不停蹄地赶来这边,打了腹稿要怎么应对,可却被皇帝撂在书房门外头站着,一站就是小半个时辰。

  李公公忍不住想进去问问,岚琪却拦住他,满不在乎地说:“皇上想见我,自然会宣召。”

  “娘娘……您二位都赌气,奴才就难办了呀。”李公公晓得里头外头两个人在怄气,虽然事情真相他弄不懂,可毫无疑问就德妃娘娘这样的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牵扯上这样的事,这里头必然有文章可做,而他能想到,皇帝怎么会想不到。

  却是此刻,门前值守的小太监跑进来说:“公公,纳兰容若大人在外头求见。”

  李公公奇道:“什么时辰了,怎么还领牌子进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