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82 见过你爷爷吗?

作者:阿琐

  “那件事,是不是没在宫里传扬开,我瞧她们今天都客客气气的,本以为要见到一张张幸灾乐祸的脸。(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温贵妃莫名生出一分得意,“本来也是,那种事传出去,谁都没脸面,我就知道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

  觉禅氏心知贵妃毫无反省之意,这些话自然要顺着她的心思来说,但刚才计上心头的事一直在脑中盘算,便接着贵妃的话道:“臣妾没听说宫里有人对您说三道四,近来宫里热闹的,是那位平贵人。”

  温贵妃皱眉:“赫舍里皇后的妹妹?皇上喜欢她?”

  “倒不见得,至今未翻过牌子。”觉禅氏暗暗定下心,笑道,“您也提起来就说是赫舍里皇后的妹妹,她也这样看自己,听说虽只是个贵人,却处处觉得高人一等。”

  温贵妃不屑:“不过是个贵人。”

  觉禅氏面不改色,依旧平常地说着:“听讲就是为此愤愤不平,说她是赫舍里皇后的妹妹,是太子的亲姨母,哪能是宫里其他做妹妹的能比的。”

  贵妃眉头一挑,冷笑道:“其他做妹妹的?”

  “臣妾也是听香荷胡乱说的,娘娘别往心里去,平贵人年轻难免心高气傲,咱们不去亲近就是了。”觉禅氏以退为进,等着贵妃主动来问她。

  “她是不是觉得,她姐姐是原配皇后,我的姐姐是继后,就不能比?”温贵妃眼中寒气逼人,鄙夷地说,“她也不把自家祖宗牌位扫一扫,瞧瞧她们家的门楣,配得上和我们钮祜禄家说话么?”

  觉禅贵人心下一定,决定不再继续,先缓一缓才好,便劝贵妃要心平气和,别伤了肚子里的孩子,之后说些别的话扯开话题,温贵妃念叨最多的,自然还是她有没有真的被皇帝厌弃,觉禅氏耐心地哄着她安抚她,如今要为佟嫔谋一个安逸,多费点心思也无妨。

  转眼已是三月初,春暖花开,御花园内姹紫嫣红,往年春里都会定下圣驾于何处消暑,今年也不例外,皇帝拟定五月末或六月初赴盛京,消息传开,妃嫔中自然有人盼着要随驾去避暑,但今年还有新人在,随驾的位置比往年更稀缺难得。

  岚琪这边早早就说不去的,她要留在紫禁城陪太皇太后度夏,皇帝去盛京,也非真的怕热去那里贪图安逸,自然有蒙古各部的大小事等着他去处理,她说是去了那边玩不好又惦记宫里,很没意思。太皇太后拗不过她,且依赖她在身边,这回就没催着岚琪一同去。

  至于皇帝,虽然希望岚琪能陪在身边,可祖母年迈,除了岚琪他不放心交付给任何人,唯有和她说定将来好好补偿她去别的什么地方走一遭,这次夏天就委屈她不随行。如此一来,德妃不去避暑的消息几乎是确定了的,妃嫔之中无不因此欢喜,最得宠的德妃娘娘不在,像之前在木兰围场一样,其他女人就有机会能接近皇帝了。

  而就在三月初,一直被皇帝冷落的平贵人终于有机会进了趟乾清宫,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侍寝,好歹和皇帝说上话了,到底是年轻漂亮的人,至少那一晚没让皇帝讨厌她。早在家里就被家人教导如何才能取悦帝王,虽然在妃嫔之中她显得难以相处,面对皇帝,绝不会是那副嘴脸。

  可即便如此,皇帝对她还是淡淡的,不仅不怎么提起她是赫舍里皇后妹妹的身份,甚至完全忽视了这一点,那一晚平贵人觉得,皇帝只是把她当个普通的女人,家人明明说皇帝对姐姐情深意重,会因此高看她一眼,可她入宫以来,没有一件事与家人所说相符,她的骄傲她的尊贵,根本可有可无。

  这件事上,觉禅氏花了点心思,先请佟嫔忍耐几天,再让香荷她们在宫里传些笑话,说平贵人好容易侍寝,却被原封退回,对于妃嫔的chu夜来说这是奇耻大辱,新入宫的几乎都在档了,平贵人还是空空一张白纸。

  果然受辱的人难以承受,平贵人天天在储秀宫发脾气,关起门来打打骂骂,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的人也不敢丢脸地往外传,闹得佟嫔都有些受不了了,可她信着觉禅贵人的话,咬牙忍耐着,终于等到觉禅氏授意她之后该如何做,为了能一劳永逸地把小赫舍里赶出去,她壮着胆子照她的话去做。

  这天风和日朗,平时想去园子里逛逛,怕风大扬起花粉柳絮,难得今天舒适惬意,觉禅氏便请温贵妃去园子里走走。温贵妃近来都懒得在人前出现,虽然她没有反省之意,心虚总是难免的,本是不想去,可觉禅氏一句:“听说皇上近来时常会去走走,每天若不派人就是亲自去折几支花送到慈宁宫供太皇太后赏玩。”

  温贵妃果然心动,她好久没再见过皇帝,即便害怕被他厌弃,总想再亲眼见见再亲口问问,听得能在御花园和皇帝不期而遇,就被说动了。

  觉禅贵人心中暗叹,真不是她有多聪明,而是对于**强烈的人来说,任何一点点的希望,都会被他们视为救命稻草,温贵妃早已深陷沼泽,随便一句话她都会紧紧拽在手里。

  贵妃本要带十阿哥一同去走走,想着若是遇见皇帝,看在孩子的份上人家多少能对自己客气些,可小阿哥却贪睡,出门时睡得很沉根本弄不醒。又再矛盾是否要带着觉禅氏,但想多一个人在,即便皇帝真的讨厌她了,也不至于当面甩脸色给她,所以即便认为觉禅氏入园会让百花都失了光彩,还是把她带上了。

  觉禅氏提醒她不要带太多人随行唯恐惊扰圣驾和皇上错过了,于是只有冬云和香荷跟着她们,静悄悄地就进了园子。

  而在那之前,佟嫔已经照觉禅氏说的,软磨硬泡地把平贵人也带了进来,贵妃一行入园子不久便看到她们在亭子里歇着,觉禅氏故意道:“不晓得平贵人她们,是不是也在等皇上。”

  温贵妃立刻皱眉头,带着她往这边来,想以贵妃之尊赶她们走,行至亭子下,但听里头平贵人抱怨:“皇上真的会来吗,我们都坐了半个时辰了。”

  佟嫔因与她对坐,她背后的动静早就看在眼里,知道温贵妃走近了,心里噗噗乱跳,还是鼓起勇气开始把话题抛给平贵人,说的话都是觉禅氏教她的,提起太子,佟嫔心里颤悠悠地说:“太子从前在钮祜禄皇后膝下抚养,听说皇后是为了救太子才沉入冰湖,因此染病不治身亡,上个月皇后忌辰,太子前往祭奠,听说太子又在陵前落泪了。我没赶上当年的光景,可是宫里人都说皇后和太子感情深厚,如此看来,还真是很深厚。”

  平贵人果然很不屑,嗤笑一声:“若非我太年轻,不然早早入宫,必然是我来抚养太子,又怎会有钮祜禄皇后什么事?再说太子那会儿才多大,能记住多少事?”

  佟嫔笑道:“太子终归要皇后抚养才行的。”

  “那是当年没人能和她争,皇贵妃那会儿不是太年轻么?”平贵人傲气十足,察觉到自己忽略了佟嫔的姐姐皇贵妃,总算还客气了一句,但转眼又厌恶地说,“姐姐可不要再提什么皇后为了救太子才染病的话,弄得好像咱们太子害死了钮祜禄皇后,干嘛要让他一个小孩子背负这份责任,该忘记的事就该忘得干干净净,提起来做什么?”

  佟嫔心里听得直发慌,犹豫着是不是别让平贵人继续说下去,可人家越发变本加厉地说:“若不是钮祜禄皇后自己生不出,她也不会对太子好,假惺惺地做出慈母的样子,骗得全天下的人。”

  这些话一字不差地进了温贵妃的耳朵,姐姐昔日对她疼爱有加,她也亲眼看到姐姐和太子如何母子情深,她相信太子多少还记着一些,她相信太子如今的眼泪是真情实意,可到了小赫舍里的嘴里,怎么就变得那么难听,她一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人,凭什么在这里大放厥词?

  觉禅氏猜到平贵人会对佟嫔抛给她的话题不屑,也没敢想她能说出这么难听不敬的话,她怎么会晓得,当日平贵人对索额图说,在佟嫔面前喊打喊杀都不怕,所以会对佟嫔毫无顾忌,也看得出来她把佟嫔吃得死死的,料定了她不敢去找皇贵妃搬弄是非或求助。

  正想这些,身旁的人往前走了,觉禅氏赶紧跟上来,便听温贵妃冷声道:“皇上都年年叮嘱太子祭奠钮祜禄皇后,怎么平贵人就觉得不该提起来呢?平贵人是觉得皇上的旨意有偏颇,不如本宫领你去乾清宫,你把这些话,再对皇上说说?”

  亭子里的人乍见贵妃出现,都惊得脸色煞白,平贵人欺软怕硬,温贵妃真冷脸这样说她,她就怂了。

  温贵妃瞪着她,一面呵斥佟嫔:“你怎么教宫里人规矩的,见了本宫不用行礼?”

  佟嫔赶紧请安,她一屈膝,平贵人也只有跟着跪下来,温贵妃扶着冬云在凳子上坐下,抬手让佟嫔起来,却不许平贵人动一动,冷冷含笑问她:“你见过你爷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