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80 你再忍一忍

作者:阿琐

  “皇上自有教子之道,我举荐的老师,人家虽是人才,可未必适合大阿哥,这其中的道理,皇上最清楚。(子午坊 www.ziwufang.com)”明珠气定神闲地笑着,“怎么会说起来,皇上不关心大阿哥的功课?”

  阿灵阿笑笑不言语,见那边索额图摆脱了几位同僚的恭维和纠缠愤愤离去,明珠他们也走在后头,两人都不说话,倒是边上几个人嘀嘀咕咕,说起如今后宫的局势,皇帝之所以只给了小赫舍里氏贵人的名分,似乎是为了稳稳地捧住皇贵妃的地位,而今温贵妃也深居简出,似乎无人再能撼动佟氏一族。

  另有人说,皇贵妃膝下养着四阿哥,生母德妃又最得两宫喜欢,瞧眼下这架势,皇贵妃的尊贵不可撼动,德妃则盛宠不衰,兴许是出身低微的德妃依附了皇贵妃,如此皇贵妃得尊贵,德妃得宠爱,两人联手,牢牢将皇帝和后宫拽在手里。

  明珠和阿灵阿对视一眼,如今他们几家半斤对八两,谁也不比谁好些,大概索额图他们总归还有个太子,比他们强一点,可惠妃和温贵妃都渐渐在后宫失势,眼瞧着佟国维的气焰越来越嚣张,而那个家世清白的德妃乌雅氏,不知哪辈子烧得高香,顺风顺水,不知不觉中她竟已荣耀加身万丈光芒。

  “明相,先告辞了。”阿灵阿意味深长地一笑,匆匆离去,明珠正要走,见翰林院侍读学士高士奇正与内廷太监说话,他稍稍等了等,高士奇过来时见到明珠,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明珠笑问是否又要开讲学。

  高士奇也不隐瞒,直白地回答:“万岁爷委任下官为德妃娘娘找几本时下新出的杂文集,下官翻找了几日,并无妥当的,已是拖了几天的差事,请那位公公传话进去告罪,这就再要去找一找。”

  明珠微微蹙眉,问道:“德妃娘娘如今依旧在读书?”

  高士奇道:“娘娘好学已久,旧年南巡途中,下官就奉命呈送记载上古传奇的书,供娘娘阅览,据说是给四阿哥和六阿哥讲故事用。”

  明珠一直听闻德妃爱读书写字,早年想也不过是哄皇帝喜欢的闺房伎俩,谁晓得却是一读这么多年,看着娴静温柔的人,并无什么书卷气,但看在苏州江宁几次随皇帝出行时的言谈举止,的确是肚子里装了墨水的人,想她一个宫女出身能有如此修为,难怪能十来年盛宠不衰。

  “大人,下官还有要事,要先行一步了。”高士奇礼貌地行了礼,匆匆而去。

  明珠满腹心事一路归来,进门就听下人报喜说少奶奶有喜了,子孙延绵是好事,他也为儿媳妇高兴,可是又听见家人问他是否见到儿子,才晓得容若又不知跑去什么地方,昨天没回家,今天也没回家。

  明珠夫人恭喜丈夫又要抱孙子,如今的儿媳妇比当年卢氏健康太多,是家族兴旺的好兆头,欢欢喜喜地要准备往她娘家报喜,可儿媳妇却说:“倒是不必特地去报喜,我哥哥才得了儿子,还没来得及去恭喜,正想和容若回娘家一趟,只是他这两天不在家,我也说不上话。”

  提起容若,明珠便没好气,撂下妻子和儿媳妇独自往书房去,婆媳俩很是尴尬,少夫人赶紧跟婆婆认错,说她讲了不该讲的,婆媳关系倒是十分融合,明珠夫人还劝她:“和你什么相干,他们两头倔牛,你我操碎了心也没用。”

  又想儿媳妇难得开口想回娘家一趟,便派下人去找找看儿子在哪里,自然头一个地方就是去沈宛的私宅,可没想到去的人回来却说大爷不在那里,少夫人不言语,明珠夫人恨恨道:“必然是在的,那小贱人又藏了不叫你们见吧。”

  少夫人心里悲伤,但懂事地劝婆婆:“额娘别生气,兴许真的不在呢,过几天他总会回来的。”

  果然少夫人的大度有回报,下人最终在京郊南苑找到他们家大爷,容若是奉旨去那里办差的,只是他没跟家里说一声,明珠也没留心,容若更派人带话回来说,过几天办完差事就陪她回趟娘家。

  这让少夫人心满意足,时不时想起私宅里沈宛的光景,心里明白她只要坐稳了纳兰府大少奶奶的地位,就是再来几个张宛李宛,也夺不走她的丈夫。

  几日后明珠夫人进宫向惠妃报喜,恰遇见索额图也请旨入宫见平贵人,按说贵人身份低微,不能像惠妃她们这样可以时常与家人相见,但毕竟平贵人出身不同,索额图的地位不同,宫里宫外的人,都卖一份情面。

  储秀宫里索额图来时,佟嫔正不在家,平贵人迎了叔父,走在正殿门前时,她很不服气地一叹:“纵然叔父您百般安慰我,我心里还是难受极了,怎么同样是做妹妹的,一个是贵妃,一个不济也在嫔位,就我只是个贵人?宫里那些出身低贱的还以为能和我平起平坐,前天那位安贵人,还对我颐指气使的呢。”

  索额图只轻声道:“还请贵人谨言慎行。”

  平贵人睨她一眼,许是自小就知道她要接替姐姐入宫,生就心高气傲的脾气性子,小小年纪气势十足,这会儿更是冷笑:“叔叔多虑了,佟嫔是个闷葫芦,你在她面前喊打喊杀都不用怕。”

  索额图不言语,随佟嫔进了配殿说话,说些宫里要紧的规矩和避讳,更叮嘱她:“皇贵妃娘娘脾气不大好,惹了谁也不要惹她不高兴,皇上这么多年对皇贵妃是一再的宽容,仿佛任何事都能有转圜的余地。对旁人可就不同了,咸福宫温贵妃就是最好的例证,贵人如今初入宫闱,务必小心谨慎,揣摩清了圣意才好。”

  “家里人常说皇上对姐姐情深意重,虽然我对姐姐毫无印象,可毕竟是亲姊妹,皇上必然也高看我一眼。叔叔你说这个贵人位是皇上不得已,我信,可我更明白,入了宫前程就要靠自己挣了。”平贵人与年纪很不相符的美艳面容上是满满的自信,高傲地笑着,“德妃荣妃能从宫女爬上来,我以为多了不起的人,进宫后看看也不过如此。叔叔且放心,我在这里住不久的,前几日瞧过,永寿宫是个好去处,您等着下回来见我,去那边正殿里坐坐吧。”

  “还请娘娘诸事小心。”索额图谨慎,心想侄女年轻气盛,自然与其他妃嫔不同,生得又是美艳无双,只要能得圣宠,来日前程不可限量。而今太子没有母亲扶持,后宫诸妃膝下也都有了皇子,对他来说处境很不乐观,毓庆宫从来不怕狂风暴雨,却是忌惮听不见摸不着的枕头风。

  然而因温贵妃对皇帝用药,太皇太后暗下命令皇帝禁fang事一阵子,正好新人入宫这段日子,太皇太后还未松口,皇帝为了自身着想也不着急,对新人更是没什么情分,她们进宫后就一直撂在后头不曾过问。旁人还好,平贵人必然坐不住,但她到底在家没少得教养,撒泼吵闹的事断不会做,可想些别的法子引皇帝注意,并不难。

  只是年轻人容易把事情想得太简单,虽然平贵人没比太子大几岁,可她到底是正经的姨母,自以为去毓庆宫看望太子不会有人阻拦,却不晓得毓庆宫的规矩,没有皇帝的命令或太子的邀请,随便谁都不能擅自出入,平贵人进宫第一回碰钉子,就在这事情上。

  这日岚琪从乾清宫出来,打从毓庆宫前过时,见那边门前聚了四五个人,她只是停下脚步随便看了两眼,可那边却有人急匆匆跑来,恭敬地请德妃娘娘说:“娘娘能不能和平贵人说说,奴才几个真不能让平贵人进毓庆宫,可平贵人不肯信。”

  毓庆宫的规矩,皇帝不会张扬地告诉天下,反正天下人也来不了紫禁城,算是内宫隐匿的规矩,但平贵人出生贵族,不该不知道这里的门道,岚琪并不想多事,也不愿以妃位之尊刻意教导小赫舍里氏,平贵人身份特殊,苏麻喇嬷嬷一早就叮嘱她,离得远远的就好。

  岚琪想推脱了走,可平贵人瞧见这边光景,似乎不服气那些太监找德妃来压制她,摇摇曳曳地走过来,手间帕子轻轻一甩,很不周正地行了个礼,便笑道:“这些奴才也真是的,好好和臣妾把话说了就是,做什么还要来劳动您。”

  岚琪言笑客气,不过几句敷衍的寒暄,并不提毓庆宫的事,平贵人也识相,没有偏在这件事上找不痛快,但也很不客气地问:“娘娘从乾清宫来?听说皇上这几日政务繁忙,娘娘可要多劝劝皇上保重龙体。”

  “这是自然的。”岚琪应付着,边上紫玉机灵,说主子该回去吃补药的时辰,不能耽搁,一行人便要走,可平贵人却跟上来说,“听讲德妃娘娘爱读书,臣妾不才,在家时也爱写写画画,不知可否到永和宫坐坐,和您讨教几分?”

  岚琪心里知道,不论平贵人为什么想去永和宫看看,都不会是什么善意的友好。虽然永和宫也该有待客之道,可她并不想私下和平贵人有什么接触,猜想她这性子是难缠的,客气一些,人家就顺着竿子往上爬,反正不要往来,索性正色道:“本宫之后要去慈宁宫侍奉太皇太后,这下回去要歇一歇,不能陪你说话,下回永和宫里摆了茶水,再请你来坐坐。”

  岚琪极少在人前自称本宫,刚才也不知怎么冒出来了,说完也不多想,带着紫玉几人就离开,等走远了紫玉便嘀咕:“娘娘,这平贵人好像不懂尊卑,不过是嘴上敬着,眼睛里根本没人。看您的眼神都是斜着的,实在太没礼貌了,怎么贵族家的小姐,会这样子?”

  “别在人后说闲话。”岚琪叮嘱,可她心里想,历朝历代昏君无数,那些所谓的天命之子都尚且如此,贵族家出几个这样的小姐,有什么可稀奇的。想想温贵妃自小被家族教养,也没照着家人设想的样子长大,不就是这个道理。

  平贵人四处遭冷遇,攒了一肚子的火气,回到储秀宫时佟嫔客气地招呼她去喝茶,却被甩了脸色,但佟嫔脾气好不计较,没多久宫女送来觉禅贵人打好的花样子,平贵人又不甘寂寞地跑来,说起觉禅贵人,人家高傲地问:“听说宫里最美的,是觉禅贵人?姐姐,咸福宫真的不能去吗,可你怎么让觉禅贵人打花样?我都进宫好几天了,还没见过贵妃娘娘和那位漂亮的贵人呢。”

  佟嫔没多想,说是温贵妃安胎,这个孩子太金贵,怕宫里人的生辰八字冲撞了孩子,所以不让大家去探望。她以为这样说了平贵人就不会再好奇,谁晓得一转身人家就跑去咸福宫门前晃悠,虽然没进门,可咸福宫那里如今被上头盯着的,傍晚时分太后就派人来叮嘱佟嫔看好自己宫里的人,说温贵妃的胎儿很重要,绝不能有人跑去惊扰。

  太后向佟嫔施压,承乾宫那边就觉得因为妹妹的不谨慎而丢脸,皇贵妃又把佟嫔叫去训斥了一顿,教训她该有一宫主位的威严。

  佟嫔莫名其妙被连累,心里很委屈,忍不住对姐姐说:“她毕竟是赫舍里皇后的亲妹妹,我也不好对她太严肃了,又在一处屋檐下住着,闹僵了有什么意思?”

  皇贵妃连连说妹妹没用,责备她该有自己的尊贵,赫舍里皇后的妹妹又如何,又不是皇后本人,若是真的看重,皇帝怎么会只给个贵人的位份。这般一顿教训,更说储秀宫再闹出什么事让太后过问,她一定不轻饶,佟嫔无奈至极地退出来,气得连回家的方向都搞错了。

  佟嫔气哼哼地走错了方向,却正好遇见要去慈宁宫的德妃,岚琪见她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便问怎么了,佟嫔知道德妃心善人好,两人同行时不知不觉就说了委屈,说她掌不住平贵人,要是能让平贵人搬走就好了,可她不敢对皇贵妃开口。

  岚琪也无奈,劝她道:“平贵人才在储秀宫住下,没有体面周全的缘故就搬走,必然要惹些闲话,妹妹你再忍一忍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