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74 闹笑话的德妃娘娘

作者:阿琐

  玄烨笑道:“你想的还不少,几句话的功夫,这都考虑到了?”

  岚琪突然警醒这样有干涉朝政的嫌疑,立刻摆手说:“皇上送臣妾回去吧,这事儿不该臣妾过问。(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玄烨却信手拿过桌上的银钗给她簪上,满不在乎地说:“既然是微服私访,就没什么天家后宫,你是朕的娘子,朕是你的相公,仅此而已。”

  一句相公一句娘子,说得岚琪脸红,玄烨笑她:“这么多年了,还会脸红?前几日还记得哪个说,自家相公不害臊来着。”

  岚琪不睬他,转身收拾东西好预备出发,她脸红的又岂是“相公娘子”这四个字,而是被模糊了的妻妾之别,这是她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念头,一辈子藏在心里就好了。

  出发前,岚琪想起什么来,问玄烨:“皇上见过于大人没有?”

  玄烨笑:“他是江宁知府,我们都来几天了,怎会没见过。”

  “这样皇上算什么微服私访?”岚琪啧啧,“皇上还不如听臣妾的,过几天杀回来才好。”

  “可他没见过你啊。”玄烨笑悠悠满面得意,凑在岚琪面前说,“朕在衙门对街的饭馆等你,你去瞧瞧那边怎么断案子的,回来一五一十告诉朕,你怎么说,朕就怎么看于成龙,人家前程仕途,可都在德妃娘娘您手里了。”

  岚琪眼睛瞪得大大的,心中后悔不已,怪不得人家那么好心带自己出来玩,还逛夜市还在外住宿,她就想自己做什么好事了让玄烨那么开心要奖赏自己,原来全在这里等着的。

  “臣妾不去,一个人挤在老百姓堆里,被人拐走了怎么好。”岚琪回身坐下赖着不走,玄烨也没想到,皇祖母出门前竟然叮嘱过岚琪,说皇帝必定到各处要微服私访,叫她别瞎起劲地跟在后头,女人家家的万一遇上坏人就最吃亏,以后就说不清了。

  玄烨稀奇地问:“皇祖母连这话都叮嘱你?”

  岚琪点点头,玄烨不信,骂她说:“你连吓唬苏州织造的懿旨都敢骗人,朕哪能信你?”

  “皇上信不信臣妾都不去,您身边挑个面生的侍卫不是去一样,回来说得指不定比臣妾还好。”岚琪仗着太皇太后叮嘱过她,就是不肯松口,反正皇帝不会杀了她,顶多闹翻了几天不理睬,她还真不怕。

  可她摸得清玄烨的脾气,皇帝更看得透她的心思,吃软不吃硬的小东西,玄烨几根手指头就捏住了,便坐到身边搂着好声好气地说:“挑几个侍卫多容易的事,若是成的,朕还操心劳动你?不就是觉得都不可靠,才用你吗?朝廷之上,最多的就是官官相护,朕哪知道挑选的侍卫背后是什么人,又或背后这些人和于成龙有没有勾结?只有你,朕最最放心,你三步之内都有人保护,哪个敢伤了你,朕剁了他的脑袋。”

  人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皇帝这样好好跟她说,岚琪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好,玄烨又许诺她回来赏她几百两银子,好备着买东西回京给各宫和宗室皇亲带礼物,岚琪本来就算计这笔花销又少说几百两银子打水漂,听说皇帝给付钱,还真动了心。

  动了心,就更好说动了,等她醒过神来,人都被带出来了,马车一路往江宁知府衙门来,玄烨在车上叮嘱她:“你就混在人堆里看看,今天这个案子是县衙推上来的,朕已经派人去查个究竟,知道是什么事。不对你说怕扰乱你的判断,而你也不必断案辩个真假输赢,只要告诉朕,你觉得于成龙办差用不用心就成了。”

  本来皇帝不说,岚琪脑筋还蛮清楚的,皇帝这样一絮叨,她就有些糊涂了,要知道康熙十二年入宫做了宫女到现在,她早就失去了在紫禁城以外的世界里生存下去的能力,哪儿懂什么升堂断案,心里又想皇上不可能真把一个大臣的前程放进她手里,管它什么结果,就硬着头皮去一趟呗。

  那边皇帝带着德妃微服私访,织造府里明珠几位被蒙在鼓里的大人却有事要见皇帝,来时被守在外头的纳兰容若挡驾,说皇帝为了回京启程正在静养,一律不见人。其他几位大臣见是明珠家的公子,要他通融一番进去和皇上说两句,容若一律冷脸拒绝了。

  如此一来,明珠面上挂不住,等其他同僚走远后,他怒气冲冲地呵斥儿子:“你是什么东西,让我这样丢脸?”

  纳兰容若却肃然道:“儿子为皇上办差,还请阿玛恕儿子不能忠孝两全。”

  “屁话!”明珠骂,又往里头看了看动静,冷笑一声,“万岁爷又出去了是吗?”

  容若不言语,明珠更道:“你以为我还等着你来告诉?自以为是的东西,你且好好在皇上跟前办差,若有差池,我必然结果了你这逆子。”

  容若不以为意,反正他们父子见面左不过就这几句话,这么些年他都听麻木了,待父亲离开后,更是喝令左右:“不论是谁,都不得通融,皇上静养中,谁都不许打扰。”

  明珠离开后,走不远恰遇随驾的阿灵阿几人,彼此客气地见了礼,说起皇帝静养的事儿,大家都心照不宣,只另有一人不知哪儿听来的消息,说德妃娘娘好像也在静养,众人面面相觑,有些话都了然于心,临别时但听阿灵阿说:“昨日皇上拿自己的弓,亲自给四阿哥用,手把手地教导,真真是父慈子孝,对太子亦是如此啊。”

  一句话,众人面上似听过则以,心里头都明白,德妃所生二子在皇帝心中的分量与其他阿哥大不相同,四阿哥又养在皇贵妃膝下,皇贵妃距离后位仅一步之遥,四阿哥的前途,不可限量。

  不过眼下四阿哥的前途言之尚早,人家于成龙大人的前途岌岌可危。这会子玄烨正坐在知府衙门对街的饭馆里,惬意地听着楼下小姑娘唱曲儿,心里想若是岚琪在身边,自己但凡多看人家小姑娘一眼,那醋坛子就要翻天了,正暗自觉得好笑,却见跟了岚琪去的侍卫匆匆忙忙跑回来,急着说:“万岁爷,娘娘被于大人抓起来了。”

  “抓起来了?”玄烨惊愕不已,等他一路往知府衙门来,才晓得事情原委。

  今日的案子有些特殊,看惯了土豪士绅欺压贫民佃户的事,这一次偏偏倒过来,是有恶劣刁钻的人仗着父母官清廉为民伸冤,反咬地主一口,玄烨事先已派人查得究竟,就想看看这于成龙是不是真的会为了所谓的廉洁奉公颠倒黑白,他就想让岚琪开开眼界,并找个可靠的人来看断案子,怎么想到她会那么冲动。

  只因那一家佃户里有个十月怀胎的女人,在堂上一惊一乍的柔弱,据说于成龙是照着过堂规矩讯问,不知哪儿让德妃娘娘看不下去了,竟然出头指责堂上官草菅人命,看着人家孕妇即将临盆也不姑息,玄烨听见时又气又好笑,唯有怪自己没事找事,干嘛把岚琪弄来凑热闹。

  当于大人接驾,听一身便服的皇帝说问他要个人时,聪明的人恍然就想起方才那小妇人一身浑然天成的贵气,心里头慌得不成,问皇上是宫里哪一位,皇帝客气地一笑:“朕和德妃出来走走,恰好路过你这里,扰你办案子了。”

  于成龙吓得满头是汗,赶紧让人去放人,又怕下面的衙役粗笨,顾不得撂下皇帝在这里,亲自就去把德妃娘娘迎出来,岚琪已经吓得面如菜色,一路绷着脸过来,乍见玄烨在堂上坐,立刻眼眉一红朝他跑来。

  玄烨却使了个眼色,要她镇定,岚琪赶紧收敛情绪,静静地跟在皇帝身边,一起隐蔽在堂后看于成龙审案子。堂上惊堂木拍案,吓得岚琪禁不住一颤,玄烨便轻声告诉她案子是怎么回事,语重心长说:“弱者未必都是正义一方,正义也绝不能光凭眼睛来看,律法是律法,人情是人情,这妇人真的要生了,衙门不会草菅人命。当然朕说的也只是眼前,全国各地官府衙门,或有罔顾律法者,朕也管不过来。”

  退堂之后,皇帝和于大人相谈,女眷来伺候她休息在别处,岚琪一直静默不语,旁人也不敢吵着娘娘,只等皇帝那边散了要回去,才伺候娘娘到前头来。

  上了马车,帘子才放下,玄烨便把吓得浑身僵硬的人搂在怀里,他今日和于成龙相谈甚欢,心情十分好,就更心疼折腾岚琪受这么一回惊吓,好半天怀里的人才松弛下来,问她是不是吓着了,岚琪却说:“您心里一定觉得臣妾又蠢又笨,这下臣妾都没得不服气,事实就是如此。想想实在丢脸,还在那里呆了几个时辰,臣妾真是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今天本想你回来后就直接回去,并没打算见于成龙,这下什么都和朕计划的不一样,其他大臣多多少少也会知道这件事,是够丢脸的。”话虽如此,玄烨脸上却满是笑容,轻轻揉了揉岚琪僵硬的脸颊说,“于成龙从四品的官,此次南下多少一品大员,站在他们之中,他没什么机会和朕多说话,说也不能说尽心里话。今天朕听他讲讲江宁风土人情文化经济,可比这几天亲自所见所闻都收货得要多,如此想想,可不是你的功劳?”

  岚琪终究不大高兴,咕哝着:“这样的功劳人家才不要,现在想想就是羞死人。”又央求玄烨千万不要回去告诉太皇太后,玄烨当然不答应了,之后说说笑笑虽然压了惊,总不能一时就自在,回去后环春几人见她脸色不好,问是怎么回事,岚琪只私下里告诉了环春,结果环春也是捧腹大笑,把她气个半死。

  是日皇帝便下旨,言在京既闻江宁知府于成龙居官廉洁,此次确加谘访,与所闻无异,令大学士明珠传谕于成龙,赐御书手卷一轴,以示旌扬,并嘱其善始善终,毋改操守。

  其后圣驾便要动身回京,返京之路皇帝亦是沿途巡视水患河工,朝廷奏章三日一送,无一日闲暇。至于德妃在江宁知府衙门闹的笑话,朝臣之中虽有传闻,碍于妃嫔名誉清白,并不敢胡乱说,岚琪自己也不对姐妹们提起,一路回京,这件事就淡下了。

  圣驾拟于月底到京,数日后前方消息传来,温贵妃与惠妃、宜妃诸人在慈宁宫与太皇太后、太后说接驾之事,太皇太后叮嘱她们:“皇帝旅途疲惫,回来就是该好好休息,不必搞得太铺张隆重浮于形式,让皇帝安安心心回家便是了。”

  众人不敢违逆,商定一切后便行礼告辞,在慈宁宫门前散了,瞧见温贵妃走远,惠妃才轻声道:“还以为要提起明年选秀的事,这都十一月了仍不见动静,明年难道不选了?”

  宜妃却道:“姐姐瞧见温贵妃了没有,几日不见光彩照人呐,我早年跟着那会儿的昭妃娘娘,她们姐妹俩,论姿色还是温贵妃上乘些,怪不得妹妹连儿子都生了。”

  说着又看惠妃,见她神情疲倦眼睛下一片青黛,便关心:“姐姐也该保养些,怎么这几日越发憔悴了?”

  惠妃敷衍了几句没说什么,只等两日后明珠夫人进宫来,才与她说道起江宁传来的事,捂着心门口说:“幸好三阿哥没事,不然我和荣妃这么多年的情分,就算完了。”

  明珠夫人则道:“这是其一,再有老爷传回来的消息说,皇上此行对德妃娘娘和四阿哥、六阿哥诸多偏心照顾,微服私访都带着德妃出门,皇贵妃娘娘又本就懒怠四处走动,明着暗着,都是德妃跟在身边多。”

  “皇上向来喜欢她的。”惠妃冷冷道,“皇贵妃跟着的人都不计较,我费心思瞎想什么,还招人厌。”

  明珠夫人却说:“娘娘想得可不是这上头偏心不偏心,是咱们大阿哥未来的前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