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72 父与子

作者:阿琐

  太子连连失败,场内气氛顿时有些紧张,玄烨知道太子的射箭本领不至于如此不堪,恐怕是远在江南,四周都是陌生的人,他难免紧张,想来第五发也一定会失败,可那样必然颜面尽失,虽然他还小,可毕竟是太子储君。(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胤礽。”玄烨含笑起身,慢慢走近儿子,太子果然满面窘迫,脸色涨得通红,十一月的天气热得满头大汗,轻轻咕哝了一声,“皇阿玛。”

  孩子已然羞于见父亲,他何尝不想百发百中,可连月旅途辛苦,几乎没怎么锻炼骑射,昨天才登明太祖陵过明故宫,天天跟着父亲马不停蹄,夜里睡得又不好,今天能拉开大弓把箭射出去,已是拼尽了全力。

  “下盘要稳,身子的重心要定在一点上,别晃来晃去的。”玄烨站到了儿子身后,轻轻踢了踢他的脚纠正站姿,而后手把手张弓搭箭,帮着他一同向靶子瞄准,“松弦一定不能犹豫,你脑中迟疑的片刻,就必然偏了靶心。”

  回想旧年从五台山归来,路遇猛虎,德妃和太子命在旦夕,千钧一发之际玄烨射箭毙虎,那一瞬的准头,他根本不敢奢望,可彼时强大的信念和勇气,显然促成了那一箭,眼下太子怯场,毫无信念勇气,这样下去永远也射不中靶心。

  玄烨没有把着儿子的手到最后一刻,等他稳定下来后,便稍稍往后推开,温和地说:“勇敢些,偏了怕什么,再历练历练便是了。”

  太子定了定心,暗暗憋口气,瞄准靶心后指间迅疾松弦,利箭虎啸而出,直直插入靶心,场上静了一瞬后顿时响起掌声欢呼声,太子也欢喜地笑出来,玄烨摸摸他的脑袋说:“累了就下去歇着吧。”

  “是。”太子喘息着,方才一箭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他也真的不想再射下去,只怕之后又要连连失败,渴望能就此结束,现在皇阿玛松口给他台阶下,太子当然高兴。

  “皇阿玛,您看儿臣的。”

  太子正随着皇帝回座上,尚未坐下,大阿哥背着弓箭上场来,他身后的谙达显然有些尴尬,可初生牛犊少年壮志,大阿哥心智向来又简单,哪儿懂看什么眼色,骄傲地就往场下走,兄弟俩差了两岁,胤禔比胤礽要高大结实许多。

  大阿哥果然精于骑射,虽然书本上的功课常常让玄烨啼笑皆非,可骑马射箭摔跤比武,这孩子仿佛天生就是这块料,一样连月奔波,大阿哥五箭四中,比起太子优秀太多,赢得场内喝彩声不断。

  玄烨高兴地夸赞儿子有本事,但稍稍将目光转向座下侍立的明珠几人,见他们纷纷皱眉互相递眼色,皇帝面上不禁掠过冷笑。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有趣,他们一个个老谋深算,偏偏想要拥立的人却憨直简单毫无心机,这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还这样不懂事。

  玄烨面上的冷笑一晃而过,如同他此刻暗下耻笑明珠几人的心思一样,也许再过几年,这些老狐狸就会把算计人的本事通通教给大阿哥,再过几年要为太子立尊,往后诸皇子、王爷贝勒和大臣在太子面前要行两跪六叩之礼,那时候起,尊卑有了分明,胤礽的得失心,会比现在更重。

  大阿哥之后,诸王爷贝勒将军等纷纷入场,大人们的本事自是更加精彩,场内的欢呼声沸反盈天,方才太子与大阿哥的尴尬也渐渐淡了,玄烨更不会在人前流露心事,只管兴致盎然地与众人一同观赛。

  这会儿梁公公带人来换茶水,玄烨起身往前站了站,突然听见脆生生的“皇阿玛”,朝下看,胤祚正在那里喊自己,玄烨喜欢六阿哥,忙叫人抱上来,胤祚蹦蹦跳跳扑在皇阿玛膝下,玄烨抱起他问:“这身衣裳是额娘给你准备的?”

  胤祚点点头,却朝外指着,自顾自说:“皇阿玛,您让四哥拉弓,胤祚要坐四哥的小马驹。”

  玄烨顺着儿子的方向看去,四阿哥正跟着他的谙达站在场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场内的热闹,四阿哥今年才入书房,骑射功夫也才刚开始,年纪还小,张弓射箭几乎不可能,但胤祚说的话他记得,是昨天答应了儿子的。

  “去把你四哥带上来。”玄烨放下儿子,让他去找胤禛来,兄弟俩不多久就回来了,胤禛也惦记着阿玛答应他的事,可阿玛不提起来他也不敢说,还是胤祚人小不懂事,想要什么都只管开口。

  侍卫捧来皇帝的弓,玄烨在儿子面前轻松就拉开了弓弦,而后便递给玄烨,严肃地说:“左臂伸直,右手到脸才算你拉开,少一寸都不成,朕的赏赐,可不是那么容易得的。”

  皇帝这边有这动静,周遭的人纷纷都静下来看了,四阿哥郑重其事地接过父亲的弓,边上胤祚拍手大叫着:“四哥加油!”他连忙比了个嘘声让弟弟安静,深呼吸后像模像样地站稳了双脚。

  “试试吧。”玄烨一笑,负手立在边上。

  胤禛小心翼翼举起弓,到底是父亲用的东西,比他练习用的重了许多,右手稍稍拉弦心里就紧张,已经知道自己肯定拉不开,这下若举起来僵硬笨拙地失败,就会让所有人取笑,自己的谙达也会很没面子。

  玄烨看到儿子眼神的变化,猜想他已经明白自己的能耐,心里正在矛盾。玄烨本就知道儿子肯定拉不开这张弓,可他既然要试,彼此又定下了许诺,即便是丢脸的事,他也想看看儿子有没有勇气来做,现下胤禛的犹豫,也在他的预想之内。

  “四哥快点,四哥快点!”胤祚没心没肺地在边上大叫,梁公公赶紧去抱了哄六阿哥安静些,好在胤禛没被弟弟吵得不耐烦,抿了抿唇后,勇敢地将弓抬起来,右手奋力拉弦,可实在力气不够,弓弦只是稍稍张开了一点,连“拉开”都算不上。

  玄烨以为儿子会放弃,可他竟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明明弓弦越收越紧,他手上都勒得发紫了,胤禛还是没松手,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甚至震撼,因为一模一样的事,玄烨在他这个年纪时也做过。

  胤禛拉弦的手疼得钻心,左手举着弓箭也渐渐往下沉,心里头好不服气就要这么放弃认输了,忽然双手被握住,下沉的弓重新抬起来,强大的力气带着他的双手舒展开,顽强的弓弦终于被拉开,胤禛诧异地抬头,父亲竟然站在了身后。

  “明年此时,阿玛要看你能射中靶心,不然的话,重罚不饶。”玄烨含笑在儿子耳边说话,缓缓收拢了弓弦,将他发紫的小手捏在掌心揉了揉,转身吩咐梁公公,“那匹小马驹在何处,牵来赏赐给四阿哥。”

  “皇阿玛,儿臣没有拉开弓弦,不敢要小马驹。”四阿哥很顶真,严肃地看着父亲,玄烨看他就跟瞧见自己似的,心想又该听岚琪念叨这儿子跟爹一模一样,但嘴上只是说,“阿玛赏你有胆魄来尝试,已经是另一件事了。再有刚才的话记着了,明年此时若不能拉弓射箭正中靶心,阿玛要重罚你的。”

  胤禛这才算真正欢喜起来,连忙屈膝谢恩,拉着已经兴奋得欢呼雀跃的弟弟一起去看他的小马驹,玄烨目送儿子们离开,心情亦是十分的好,但转身看到太子,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满目渴望地看着弟弟们远去,不禁心下一沉。

  太子从来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来跟他撒娇,不说现在年龄大了,即便是在胤祚这样小的时候,他也是老沉得让人担心。当年跟了钮祜禄皇后好容易活泼一些,却不过几个月就又经历丧母之痛,玄烨心疼儿子,可眼下的一切,也让他无可奈何。他也总觉得,未来的帝王,的确是该多承受一些。

  这边小兄弟俩兴奋地跑来看他们的小马驹,皇帝赏的是一匹枣红色的小马,显然是派人用心准备过,连马鞍都按照马背大小配备齐全,胤禛尚能触摸到马背,胤祚小小的才刚到马肚子,他也不懂得谦让,明明是哥哥自己得来的赏赐,却嚷嚷着他要先骑马。

  三阿哥也过来看热闹,见弟弟胡闹,指责胤祚说:“是你四哥得的赏赐,该让他先骑,胤祚你别吵。”

  “哼。”胤祚撅着嘴不高兴,拉着胤禛的衣襟撒娇似的,偏是胤禛最疼他了,根本不计较谁先谁后,请自己的谙达把弟弟抱上去,胤祚立刻眉开眼笑,坐在马背上欢腾着,嘴里煞有其事地喊着“驾驾……”

  马鞍尚有余裕,四阿哥也被抱上了马背,三阿哥一个人立在下面不免显得孤单,却见大阿哥从那边骑着马过来,他早就有自己的马匹了,刚刚瞧见兄弟这边热闹,就去弄来自己的马,让人将三阿哥抱在他身前,对弟弟们说:“我们到宽敞的地方去跑跑呗。”

  胤禛却四处张望,问道:“五弟和太子哥哥怎么不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