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70 属于皇帝的器皿

作者:阿琐

  待侍卫走近,为首果然是纳兰容若,众人见是觉禅贵人,纷纷行礼,也因人多她不必觉得尴尬,若是独容若一人,她才不知当如何自处。(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而容若也照规矩地询问她:“贵人缘何在此?”

  “今日陪皇贵妃娘娘看了一天的戏,吵得有些头疼,来这边吹吹冷风清醒一下。”觉禅氏从容应答,反问容若,“是否有规矩夜里不能入园子,若是给大人添麻烦还请见谅,我这就走。”

  可说话的功夫,香荷去拿手炉还未折返,觉禅氏要走便是一个人走,侍卫中就有人说:“大人,我们要赶着去交班的时辰,不能误了后头兄弟的事儿,您看是否由您送贵人几步,我们先去交班了。”

  “不成。”觉禅氏脱口而出,简简单单两个字,却道尽她在容若面前伪装至今的淡定,一时心里砰砰直跳,而容若那边也尴尬得不知所措,侍卫们更是闹不明白缘故,好在她总算静下心来,缓缓道,“你们都走吧,我的宫女一会儿就来……”

  觉禅氏话音未落,但听见不远处似有东西落水的声响,几人面面相觑,侍卫们立刻醒过神朝发出声音的地方奔过去,没多久就传话来说,有个宫女掉进池塘里去了。

  觉禅氏跟过来看,竟然是香荷掉进了池塘里,这边山石林立池水蜿蜒,她一定是贪玩从那池子上用一块块岩石连接的石桥过来,天色那么黑,谁知道哪一脚滑下去,幸好这边有人,池水不深,不然她淹死在里头都没人知道。

  人很快被捞上来,香荷吓得大哭,觉禅氏叫她别哭惊动了其他娘娘,香荷捂着嘴不敢出声,但冻得直哆嗦,容若劝她们赶紧回去,一边让其他侍卫去交班,又不想表妹尴尬,自己另带了两人,要把她们主仆送回去。

  这样本不失为好的安排,可谁也想不到,皇帝和德妃在外头逛到此刻才回来,德妃和觉禅贵人在园子里住东西两处地方,这一走,与皇帝德妃一行人撞个正面,眼瞧着皇帝那边灯火通明地过来,这边委实无处可避,等走近了,岚琪瞧见觉禅氏主仆和纳兰容若并几个侍卫,心里一紧,怯然侧目看了眼皇帝,玄烨气定神闲,顶多有些好奇眼前是怎么了。

  纳兰容若解释了一切,觉禅氏本就是在圣驾面前几乎不开口的人,岚琪见两边尴尬着,只能勉强打圆场:“贵人赶紧带香荷去收拾干净,这么冷的天,小心冻病了,后头的路程,还要她照顾你呢。”说着请玄烨,“皇上咱们走吧,咱们不走,觉禅贵人也不敢走了。”

  玄烨无声地点了点头,也没嘱咐纳兰容若什么话,便跟着岚琪往她屋子里去,这边纳兰容若和觉禅氏等圣驾及随行之人全部离开方动身,可容若才迈开步子,觉禅氏就道:“大人留步,我们自己走就好。”

  容若愣了愣,终究无可奈何地应了声:“是。”他知道,今晚的事皇帝指不定要怎么想怎么生气,虽然人多不怕有闲话,可他们之间终究是尴尬的,顶好是一辈子不要碰面,皇帝也老早警告过他,不要再有彼此间的话题传出来,可今晚弄成这样子,还被皇帝撞见,若要追究,真真百口莫辩。

  而玄烨在人前淡定如斯,心里到底是不大高兴,回来后就闷闷不乐似的,坐着不说话。原本俩人一天在外头很惬意,虽然总骂岚琪小家子气,可人家在大场面上端的是稳重得体言笑大方,肚子里又有墨水不会被那些酸溜溜目光狭隘的文人难住,这一整天尽是看德妃娘娘光芒四射,玄烨很是骄傲。谁晓得夜里回来,会撞见这般让人心里膈应的事。

  岚琪知道皇帝不高兴,也不来理会他,让环春几人准备香汤沐浴,今天上虎丘虽不费劲,到底活动了一天的筋骨没少出汗,大冷天捂着要生病,等那边弄好了,便亲自来给皇帝宽衣解带,就将衣衫褪尽时,玄烨伸手刮了刮她的脸颊说:“不害臊。”

  岚琪娇然笑:“自家相公,害什么臊?”今日在外,听见吴侬软语唤丈夫为相公,苏州女子果然娇媚可人,光是那温柔如水的声音,就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岚琪心想皇帝若真被美色所迷惑,也不算太奇怪,自然她绝对不希望看到皇帝被那个地方女子迷住,如今一大帮妃嫔孩子跟着,若有这样的事,谁脸上都不好看,再等回了宫,宫里那些又该说随行的没用,管不住皇帝,皇贵妃若为此生气,又是事儿。

  等玄烨将疲倦的身体泡入热汤之中,四肢百骸在温暖的波动中缓缓舒展,心情才算平静些,他自己也会疑惑究竟为了什么不高兴,突然肩颈上一双冰凉的手触摸肌肤,冷得玄烨一个激灵,回身骂岚琪:“混账,你故意拿手去泡冷水了?”

  岚琪无辜地摇摇头,玄烨恨道:“你刚刚才在热水里撩拨,手怎么会是凉的?”说这话眼前人就软软地坏笑,那没心没肺的模样直看得人心痒痒,玄烨一句,“要不要也到水里来?”才把人镇住了,岚琪连忙地哄他,“人家看皇上总是发呆想心事,想让您提提神嘛。”

  “胡闹,好好揉。”玄烨不再理她,转过身坐好,又感觉熟悉的手熟悉的力道在肩膀上揉捏,神思渐渐安宁,不知为何慢悠悠开口问岚琪,“你是不是也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呀?”岚琪反问一句,屋子里静了片刻,只听得见浴桶中偶尔有水声,岚琪知道这句话或会让皇帝不悦,怎好让他亲自开口说那种事,静了片刻便道,“臣妾在这宫里年份也不小了,又常常在慈宁宫那样消息灵通的地方,皇上不想臣妾知道的事,臣妾也知道得不少了。”

  “嗯。”玄烨轻轻出声,还有心思拿手指了指肩膀上的地方,让岚琪换个地方。

  “皇上真的不开心吗?”岚琪不轻不重地揉捏着,她知道玄烨最喜欢什么样的力道,能感觉他的身体正渐渐放松,也笃定今晚的事,并没有让皇帝多震怒生气。

  “朕也不大明白。”玄烨叹了一声,被岚琪伺候得很是惬意舒适,心平气和时想事情也更理智,“朕不希望真有一天,有人为此小题大做,简直就像个隐患。大概,是为此不高兴吧。”

  “皇上喜欢她吗?”岚琪没头没脑地便问,玄烨想也不想便回答,“不喜欢,不过是漂亮的器皿,摆着看就足够了。”

  “但就算是器皿,也是属于皇上的。”岚琪笑道,“皇上若有不高兴,也再正常不过。”

  “是吗?”

  “臣妾所知,也不知是不是皇上所想。”岚琪规避了敏感的话题,温和地说着,“今晚的事若换一个人,皇上只怕都不会抬眼看看,说到底还是皇上您自己在乎不在乎,至少臣妾眼里所见的觉禅贵人,是个端端正正洁身自好的器皿。”

  “嗯。”玄烨依旧只是出声而已,岚琪心下一松,不再开口,半晌反是玄烨问她:“不说了?”

  岚琪应:“怕说多了您烦。”

  “矫情。”玄烨伸手捏住了岚琪的手,让她绕到自己面前来,睁开眼睛细细看她柔和安宁的面容,终于露出笑容,“皇祖母这些年,也教你这些宽慰人的本事?”

  岚琪得意地笑着:“那是臣妾天生的智慧,这哪儿是教得的?”却立刻被玄烨扑了水在脸上,迷了眼睛,她本能地立刻掬起一捧水往皇帝脸上招呼,水泼出去了才被自己吓得惊醒,玄烨咳嗽了几声抹去脸上的水瞪着她,她转身要跑,被后头伸过来的手拦腰抱住,那么轻盈的一个人,几下就被拽进水里了。

  “皇、皇上……在人家家里,我们在人家的家里。”岚琪急了,可身上衣衫几下就被除去,人家还咬着耳朵说,“你若不从的,朕可就去外头啦。”

  可这一通折腾,只是嬉闹而已,两人并未行**之事,彼此都有旅途疲惫,在苏州原要好好歇息,玄烨自知分寸,莫说要去寻花问柳,便是与岚琪也不会翻云覆雨,此番南巡的本意不是寻欢作乐,他心里什么都明白。

  夜里岚琪只是坐在床尾给玄烨揉捏腿脚,两人说说今日所见所闻,再不提什么纳兰容若和觉禅贵人的事,之后同枕而眠,一夜相安。

  反而是岚琪第二日见了皇贵妃诸人,有些不大好意思,荣妃私下更是说她:“你胆子可真大,她若不高兴找你麻烦,出门在外的,闹得该多难看?”

  幸好皇贵妃也知道这是出门在外,不至于真的找岚琪的麻烦,且皇帝不曾疏忽过她,但凡皇贵妃愿意,皇帝身边的位置,总还是她的。

  倒是这日午后歇下,等着傍晚要随皇帝出门的功夫,岚琪守在床边哄一对孩子歇午觉,瞧见兄弟俩依偎着睡得香甜,她看几个时辰也不觉厌,此刻环春进来轻声说:“主子,觉禅贵人在外头求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