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64 四阿哥的钦佩

作者:阿琐

  “梁公公,你不进去瞧瞧?”岚琪主动把责任推给了梁公公,人家满面苦笑,又不敢反问德妃娘娘为何不自己先进去,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可才要跨门进去,里头一阵风,但见纳兰容若意气风发地出现在眼前,乍见德妃在这里,也是吃了一惊。(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德妃娘娘吉祥。”容若恭敬有礼,倒是眼前的人定定的没回过神,他稍稍抬头,才见德妃眼神一晃,尴尬地笑着,“纳兰大人。”

  容若侧身让开道路要让德妃娘娘先行,岚琪也挪动了几步,可忍不住又停下来,她是不能干政的,当然不能过问君臣之间出了什么事,可心里实在很忐忑,忍不住就道:“出了什么事吗?”

  容若想起方才的情景,忙笑道:“娘娘若是问那个,茶杯只是皇上不小心碰在了地上。”

  岚琪见他言辞含笑、泰然自若,便也笃信真没什么事,又或者有什么事与纳兰容若不相干,总之这样最好,便径直往里头来,果然见瓷片碎了一地,可皇帝真皱着眉头严肃安静地看着面前的折子。出巡期间一切奏本奏章皆三日一送,乍一眼看到桌案上高高摞起的折子,直教人恍惚以为还在宫廷之中。

  “皇上。”岚琪立定福了福身子,玄烨闻声才察觉她来了,一根弦还绷在朝政之上,很自然地就问,“什么事?”

  这样严肃的对话,让岚琪不知所措,但皇帝立刻回过神,放下手里的折子就站起来温和地问:“怎么过来了?”

  后头梁公公跟进来,皇帝随手一指让他派人来收拾狼藉,自己挽了岚琪的手就到里头坐下,这些日子不曾怎么单独相处过,每日不远不近地看一眼,知道她好好的就放心了。

  岚琪则直白地说:“皇上这会儿若有不高兴的事,臣妾就回去了,刚才没进门就听见您摔东西骂人,臣妾不敢过问朝廷的事。”

  “朕不小心碰了桌上的茶碗,发脾气也不是生容若的气。”玄烨虽然愤慨,对岚琪说话还是尽量地温和,也不顾是不是朝政,一股脑儿地说,“朕三令五申沿途各地不得滋扰百姓,还是有人违逆,正好查出来一个个都是贪官蛀虫,若不将他们煞一煞警醒后面的人,朕这一路往南去,多少百姓要遭殃?”

  偏偏岚琪女人家心思,心想那些官员也难做,且不论对错,谁不想皇帝经过自家治地时看到百姓安居乐业的景象,再退一步来说,保证皇帝出行安全才是最最重要的。不过她晓得这些话只能自己想想,若是说出来,会把玄烨气个半死。

  “你呢?为什么来,总不见得这样好,想着要来看看朕?”玄烨不想对岚琪说这些朝务琐事,很快岔开话题,笑悠悠地看着她,伸手在脸上轻轻抹了一把,心疼道,“一路辛苦了吧,下巴都尖了。”

  岚琪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刚才被皇帝一吓都没了轻重,立刻禀告:“皇贵妃娘娘连日晕车疲倦不堪,皇上是否有留心,那日在趵突泉观泉娘娘几乎站不住。”

  玄烨颔首:“朕看到了,可她的性子,朕过问只会让她不开心,出来一趟不要弄得不愉快。”

  岚琪一副男人果然不细心的嫌弃神情,看得玄烨瞪眼睛:“什么眼神,越发没规矩了。”

  “皇上太不体贴了,皇贵妃娘娘那样根本支撑不住,臣妾以为您但凡去问候一句,娘娘就不会继续逞强,怕的还不是您不高兴吗?”岚琪正经地说,“臣妾和荣姐姐商量过,怎么也该来请您去看看娘娘,劝娘娘不要登泰山了,在这里休息两日,之后等皇上下山,再合流同行,说不定自此就好了,后面的路才能游览得尽兴。”

  “她这样不好了?”玄烨略略有些愧疚,他的确不是十分清楚。

  岚琪拉了玄烨的手要他走:“皇上去瞧瞧吧,劝娘娘别登山了,这样子去登山,只会半路给您找麻烦,当然您可别这么直地对娘娘说啊。”

  玄烨嗔怪她:“朕还用你来教?”

  不过皇帝并不急着走,而是拉着岚琪说会儿悄悄话,问她这一路游历的所感所想,知道她身子未有不适很安心,过了个把时辰,才等岚琪离了后独自往皇贵妃的住处来。

  彼时皇贵妃正闭目养神,即便如此,依旧满面苍白。玄烨在床沿坐下,皇贵妃睁开眼本以为是胤禛来找她,乍然见到玄烨,蓦地一慌,下意识地就捂住了脸,她晓得自己现在容颜憔悴,很不愿被皇帝看见。

  “还害羞么?”玄烨欣然一笑,温和地说,“朕疏忽你了,都病成这样了?”

  皇贵妃委屈又愧疚,垂首红了眼眶,吸了吸鼻子说:“臣妾不好,难得跟您出趟门,还弄成这个样子,太医说是平日活动太少,想想臣妾是挺懒的。”

  玄烨且笑:“不舒服就停下歇两天,正好朕要去登泰山,你就在这里休息,等朕下山后,你再跟上来,朕会安排人照顾你。不许说不要,就这么定了。”

  皇帝下令不许反驳,皇贵妃嘴张了一半不敢往下说,心里是暖的,可又想德妃荣妃才来劝过,皇帝紧跟着就来了,不禁泛起几分醋意,酸溜溜地问:“皇上突然来,可是德妃去请的?”

  玄烨笑道:“哪个请的重要么?要紧是你赶紧养起来,后头的风景更美,不要再错过了,你也说难得出来玩一趟么,朕也不愿你太辛苦,兴许这会儿养好了身子适应了,后面不会这样糟糕。”

  皇贵妃不敢再问,玄烨更道:“若是之后的路程还这样子,朕只能派人把你送回去了,什么也比不得你的身子来的重要,朕想你开心才带你出来。”

  几句话说得皇贵妃病都去了一大半,之后与皇帝说会儿话,渐渐犯困睡过去,这一觉安稳踏实,等她再醒来时,青莲说皇帝一行已经往泰安出发了。

  车轮滚滚、马不停蹄,岚琪坐在颠簸的车架之内,正和胤祚一起认真地听四阿哥讲:“泰山吞西华,压南衡,驾中嵩,轶北恒,为五岳之长。秦汉时,民间传说盘古死后头为东岳,左臂为南岳,右臂为北岳,足为西岳。盘古头向东方,化为东岳,泰山自然是五岳之首了。”

  “四哥,盘古是什么?”胤祚年幼,哪里懂什么上古传说,只知道跟着太祖母看戏有孙猴子二郎神,盘古这个词眼也是头一回听说,撅着嘴拉了岚琪撒娇,“额娘,我听不懂。”

  岚琪笑靥如花,她看着胤禛的眼神那样温和慈祥,看得四阿哥都不好意思了,伸手拍拍弟弟的脑袋说:“等你长大就懂了。”

  “四哥给我讲讲,四哥讲讲。”胤祚缠着哥哥要继续听下去,可胤禛肚子里也就那点儿墨水,虽晓得盘古是谁,可他不知该怎么来讲,岚琪见儿子尴尬,一左一右抱了俩兄弟,慢慢将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说来听,胤禛听得很是虔诚用心,似乎暗暗佩服亲额娘懂那么多的事。

  这么多年,从只看得懂牛羊米面几个字,到能一气呵成静心默写整篇经文,岚琪肚子里的学问真真不少,只是她不用考状元,不必细究什么经世治国的道理,玄烨又投其所好总送来有趣新鲜的书,故而杂七杂八的事儿知道不少,哄孩子实在绰绰有余。

  只是胤祚到底还小,听了盘古就没耐心了,胤禛满面还想听德妃娘娘继续讲故事的表情,耐不住胤祚顽皮坐不定,岚琪便应允他:“之后路上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德娘娘每天都给你讲故事。”

  四阿哥很欢喜,不自禁还有些腼腆,点头答应了。

  待御驾至泰安,于泰山脚下祭山神,之后规整上山的队伍,皇帝要徒步而上,随行侍卫无数,再有皇子公主和众妃嫔,或年幼或娇弱,恐无法自行徒步上山,一路安排了不少轿辇。

  上山前,众皇子在跟前,大阿哥、太子都已长大,皇帝问他们能不能自己爬山,俩兄弟自信满满地答应,三阿哥也要自己爬,倒是被大阿哥关心:“你还小,别逞强,不要让荣妃娘娘担心。”

  玄烨见兄友弟恭,十分欣慰,问起孩子们是否知晓泰山,六阿哥蹦蹦跳跳跑过来举着手说:“皇阿玛,有盘古,这里有盘古。”

  众人一愣,旋即大笑,四阿哥赶紧把弟弟拉回去,皱眉的小模样像极了父亲,大概被弟弟丢脸的言辞气到了。

  实则童言无忌,六阿哥这般只会讨人喜欢,连岚琪都在后头和荣妃几人乐得不行,再之后便听太子说:“儿臣所知,泰山多松柏,显其庄严巍峨,又多溪泉灵秀,缥缈变幻的云雾则平添几分神秘深奥,更有泰山日出、云海玉盘、晚霞夕照、黄河金带四大奇景。”

  大臣们夸赞太子博学多闻,玄烨虽喜但不形于色,回首仰望高山,气宇轩昂,朗声道:“此去泰山十八盘,共有石阶一千六百余级,于飞龙岩与翔凤岭之间的低坳处,两山崖壁如削,陡峭的盘路镶嵌其中,远远望去,恰似天门云梯。登山不易,你们都要小心脚下每一步路,切勿逞强激进。”

  众人皆称是,这便要准备上山,玄烨再回身时,于人群中一眼望见岚琪,他眸中满是关切叮咛的神情,岚琪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恬然一笑回应,要他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