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58 一个傻子就够了

作者:阿琐

  眼前的一切似曾相识,木兰围场的御帐外,表妹亦是如此。(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贵人请稍等,容奴才进去通报。”梁公公本不愿跑这一趟,奈何觉禅贵人冷静沉着,两句话说得让他反驳不能,唯有硬着头皮进去说一声。

  容若站在这里,竟希望梁公公能快些回来,这样他也能多待一会儿,不然梁公公这一走,觉禅贵人等候的时间里,他实在没道理继续呆着,但现实只是如此,梁公公哪有那么快回来,他只能躬身施礼,道一声“贵人吉祥”,便要离去。

  觉禅氏视若无睹他的存在,仿佛只是在乾清宫门前遇见一位普通的大臣,比起从前的她,如今心如止水、从容淡定,仿佛在木兰围场,一把篝火烧尽了他们的旧情纠缠。

  容若从她身边走过,彼此相隔守着分寸礼仪的距离,连擦肩而过都算不上,形同陌路的走过,寒风一阵,熟悉的香气钻入容若的鼻息,不知是空气太清冷,还是香气的主人太冰冷,从前暖暖淡淡的气息,如今气味依旧,可沁入心里,却寒得容若浑身一震。

  他深深呼吸,走出乾清宫的门,不由得竟笑了,不知他笑什么,悲哀的眼神里透出几分放心几分释怀,仿佛他一直担心的事,终于有了好的结果。

  “贵人请回吧,皇上说了请贵人替皇上谢谢贵妃娘娘的好意,如今正吃太医院开的补药,不敢胡乱吃别的,贵妃娘娘的药若是好的,请她自己也用才好。皇上这几日忙,过些天就去看看娘娘和十阿哥。”

  梁公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容若忍不住转身看了眼,看到表妹落落大方地谢过,拥着香色的氅衣转身便要走,只是这转身的刹那,两人再次目光相对。

  表妹大方含笑,朝他颔首示意,客气得全然是陌生人相遇,而后便领着宫女淡定从容地走开,她这般气质态度,连被为难的梁公公都没在人背后露出鄙夷的神情。容若转身亦是淡淡的一笑,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可以放心了。

  觉禅贵人领着宫女渐渐走远,直到离开乾清宫好些路,原本好端端走着的人,突然膝下一软,若非扶着墙,只怕就跌倒下去,香荷赶紧上前牢牢搀扶,问她是怎么了,却见贵人面上两行清泪不知几时添出来,可她却解释说:“风一吹就这般模样,赶紧回去就好了。”

  “主子您没事吧,还能走路吗,崴着脚了吗?”香荷一连串地发问,可贵人只是摆摆手说没事,香荷又问是不是没把贵妃娘娘的差事办好,怕回去被她骂,觉禅氏苦笑,“她心里知道这是不成的,不过是差遣我来走一趟,想听听皇上的话而已。”

  觉禅氏调整了心情,拿帕子拭去脸上的尴尬,再往咸福宫走,路上却又遇见人,惠妃和宜妃的轿子从前头过来,也不晓得她们往哪儿去,她带着宫女侍立在一侧等两乘轿子从面前路过,宜妃半程中掀起帘子看了她一眼,不知哪儿不乐意,眼中满满的厌恶之情。

  觉禅氏垂首没见着,只等轿子走了才继续回咸福宫,回到温贵妃面前,温贵妃果然不怪药没送到,光听她转述皇帝的话,就心满意足地俯身逗逗十阿哥说:“皇阿玛才没那么小气呢,他怎么会为了几个小答应常在就怪我?儿子啊儿子,你可是太子之下最尊贵的孩子,你四哥哪儿能和你比,名不正言不顺的做皇贵妃的儿子,骨子里终究还是低贱的血脉,只有你,你的外租家是钮祜禄氏,是满洲最尊贵的家族。”

  觉禅氏静静立在一旁,半晌温贵妃才想起她,心情甚好地打发她走,但见她转身,温贵妃又冷然说:“之后我做什么,你们都不必劝我,听你们的话我什么都得不到,宫里那么多女人那么多的伎俩,我照样全都来一遍,从前的她们能毫发无损地过来,我也不会有事。”

  “臣妾知道。”觉禅氏没有规劝,该说的话她早就说尽了。

  而温贵妃这些心思,外头的人还猜不到,只晓得她如今又上蹿下跳地折腾,近几件事看来,似乎是冲着德妃去的,此刻惠妃和宜妃在长春宫暖阁里坐着,方才从太后那儿请安回来,因半路上遇见觉禅氏,下了轿宜妃就让人去打听,这会儿桃红正禀告:“觉禅贵人去乾清宫给皇上送补药,说是温贵妃娘娘的意思,皇上回绝了,听说挺客气的,也没什么不高兴。”

  宜妃惠妃对视一眼,让桃红下去,惠妃自行在手炉里添几块红箩炭,悠悠道:“昨晚她那样虐待人,皇上都不吱声,倒是很稀奇的。从前皇贵妃虐待宫嫔,皇上还恼怒呢。”

  宜妃笑道:“人家说打是亲骂是爱,不理不睬客客气气,才是恩断义绝呢。”

  惠妃眉间一颤,她和她的儿子,眼下正在这境遇的边缘徘徊,哪天皇帝不高兴了他们母子就会被一脚踹进去,如今她已经一只脚踩在里头,她可不能再把儿子也拉进来了。

  “姐姐怎么了?”宜妃不知惠妃的心思,兀自冷笑着,“这觉禅氏可真美,方才不过稍稍一打眼,站在红砖墙下,那肌肤比雪还白,稍稍低着头,睫毛扇子似的合在眼睛上,真是好看极了。”

  她一边说着,转身拿桌上惠妃的小镜子照起自己来,口中不住地啧啧:“生了胤禟之后,我眼睛下不知怎么冒出这一点点的斑,太医也请两回了,吃药抹药好是好些了,就是不晓得几时能褪干净。”

  可这些话惠妃半句也没听见,宜妃方才无意中戳到她的痛楚,此刻正想着往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宜妃见她仍旧发呆,伸手推了一把问:“姐姐到底怎么了?”

  “我在想,温贵妃这会子闹的时候,咱们就该低调贤惠些,千万别做让万岁爷不高兴的事,什么都顺着他来,和温贵妃天差地别的不同,皇上才另眼看待。”惠妃终于开口,悉心叮嘱宜妃道,“她现下派人去乾清宫送汤药,从前你不也这样做过?不晓得之后有没有人学,可你就别上赶着去献殷勤了,咱们淡淡的安分些才好。”

  宜妃讪讪道:“从前那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那妹子的主意。”说着叹了一声,“姐姐放心,我不会那么傻,宫里头温贵妃一个傻子就够了。”

  而如同宜妃这般在背后讽刺的,宫里比比皆是,就连岚琪心里都瞧不起温贵妃的行径,只是还不至于口出恶言。而让岚琪又气又好笑的是,李公公特地跑来传达皇帝话,一字不差地原句转述,那句“老实呆着”叫她很不服气,又正好胤祚在跟前,听见了学会了,就老反反复复地爱说“老实呆着”。

  下午四阿哥过来玩耍,听见胤祚老这样吆喝,便摆出哥哥的架势责备他,小家伙被训得一愣一愣的,最后急了跑来缠着岚琪哭闹,说他不要跟哥哥玩,说哥哥欺负他,四阿哥立在一旁撅着嘴,也不为自己争辩。

  小孩子一哭都没谱,胤祚哭得脸都花了,岚琪让乳母抱走去洗脸,这边招手让胤禛到跟前,笑着问:“弟弟那么调皮,四阿哥为难了吧?德妃娘娘要谢谢四阿哥,做哥哥的就该管教弟弟,往后他也长大去了书房,若是不听话,四阿哥也要好好教训他,就当是帮德娘娘的忙好不好?”

  胤禛点了点头,抿着嘴想了半天才问:“德娘娘,弟弟知道我也是您的孩子的事吗?”

  岚琪一愣,忙摇头说:“他还小,说了也不懂。”

  “我也这样想。”胤禛煞有其事地思量着,然后望着亲娘说,“等弟弟懂事了,我来告诉他好吗?”

  “好啊。”岚琪温柔地答应,心里疑惑为什么要胤禛来说,可怕问了儿子会反感,但胤禛却主动解释,也不晓得他从哪儿长出的心思,竟是说,“我要跟弟弟说,我现在是我额娘的儿子,就不能照顾德妃娘娘,但是我们是一样的兄弟,所以弟弟要替我好好照顾德妃娘娘,我会告诉他的。”

  脆生生的童音说着大人一般的话,末了还是忍不住露出几分稚气,几句话说得岚琪心都软了,她哪儿来的福气生得这样好的孩子,也满心感激皇贵妃让四阿哥长成这样的心智,感慨万分地笑着,不由自主轻轻抱住了四阿哥:“德娘娘很高兴很高兴。”

  四阿哥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靠上了岚琪的肩膀,可母子俩温存不过片刻,胤祚就来捣蛋了,在六阿哥眼里额娘就是他一人的,跑来闹着要分开他们,还是胤禛大方,摸摸弟弟的脑袋说:“等小妹妹长大了,你可不能这样啊。”

  而说起孩子长大,真是一眨眼的功夫,八阿哥被温贵妃扔出咸福宫仿佛还是昨日的事,如今也是快三岁能跑能跳的小家伙了,七阿哥也健健康康地长结实起来,只是先天残疾双腿不一样长短,好在内务府找匠人做了特殊的鞋子,虽然活动起来依旧不大灵便,总也不会太难看。

  腊八这日六宫聚在宁寿宫过节,长辈们坐着说话,孩子们在一起玩耍,再有三个襁褓里的婴儿,很是热闹。

  这会儿正好好说着话,忽然听见孩子的哭声,太后的宫女又跑来耳语几句,众妃见太后脸上不大好看,更起身要过去孩子那边,坐下安贵人突然说:“怎么不见温贵妃娘娘了?”

  众人这才发现,温贵妃刚才离席,好半天没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