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53 咸福宫的怨恨

作者:阿琐

  觉禅氏候在外头,先是玉葵几个宫女来请她稍等片刻,可不多久就见人来人往忙忙碌碌,殿阁内一时灯火通明,她本以为是皇帝起身了,但很快出来的,却只有德妃自己。【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皇上病了,正发烧昏睡,眼下不能去咸福宫看望温贵妃娘娘,贵人且回去好生安抚娘娘,让娘娘平安分娩才好。一会儿我会派人去知会荣妃娘娘,皇贵妃那儿身子不大爽利,最好也不要惊扰。”岚琪披着氅衣被左右搀扶出来,青丝散在肩后,似乎并不在乎仪容,对觉禅氏没有拒人千里的姿态,温和地说着,“今晚要你受累了,贵妃娘娘初产,一定十分辛苦。”

  觉禅氏听见这话,不敢再恳求,皇帝病了肯定不能去,实际本来去了也进不到产房里,可对温贵妃来说,哪怕皇帝能隔着门说几句话也是她莫大的幸福,可惜今晚这幸福,要不得了。

  “臣妾这就回去了。”她躬身行礼,退出永和宫后一路匆匆又赶回来,冬云见她单独归来,露出很大的失望,问起缘故,知道是皇帝病了,也仍旧叹息,“主子哪儿能信呐。”

  幸好在阵痛的折磨下,温贵妃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能悬这一口气就很不容易,没力气再像先头那样说话哭闹,谁知孩子一时半会儿生不下来,她差点憋过一口气后脑袋有那么一瞬的清醒,立刻又惦记起这些事,知道觉禅氏回来了,知道皇帝没来,恨得咬牙切齿,怪德妃挡驾,说他们骗人。

  冬云急了,便说她:“娘娘若这样去了,就再也见不到皇上,您憋口气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只有健康地活下去,才能有机会见皇上啊。”

  温贵妃只是哭泣,之后痛苦又袭来,容不得她再哭闹,荣妃也匆匆赶到,又说起皇帝生病的时,她这才信了几分,只是头一遭分娩就遇上胎位不正,几乎折腾掉一条命,总算把孩子生下来,过度虚弱的温贵妃不及看一眼,就昏睡过去。

  孩子哭声嘹亮,外头人听见都松口气,再等进来看,才知道是个健健康康的男婴,温贵妃虽然历经辛苦,总算性命无忧,又忙忙碌碌收拾半天,等荣妃叮嘱乳母几人好好照顾小阿哥,踏出门准备离开时,天也亮了。

  咸福宫里的人折腾一夜,永和宫里也没闲着,皇帝似乎是积劳,突然半夜里发烧,太医来了两拨,岚琪本想寸步不离地照顾,可她还在月子里,硬是被环春几个请去别处歇息,很不踏实地等了一整晚,天一亮她就要回来看看玄烨。

  好在皇帝的烧来得急退得也快,这会儿面上气色已经恢复,正睡得很安稳,今日的早朝必然是免了,岚琪悄悄又退出来后,才听环春说荣妃娘娘送来消息,温贵妃生了小阿哥,母子平安。

  她被众人送回屋子里让躺着休息,自己不禁嘀咕说:“昨晚坚持不让皇上在我这里睡就好了,我还在月子里,总该避忌一些,而他昨晚的确胃口不好,我该察觉他不舒服才是。”

  “主子怕外头的人说三道四吗?”环春送来早膳,让她先吃几口,笑着说,“好在是在咱们这儿,及时发现及时请太医,若在别处还不定怎么样,您且放心,皇上醒了也一定会这么说。”

  “可我又不能照顾他,这一晚上也没睡踏实。”岚琪喝了几口粥就不想动了,让环春去煲汤,备着皇上醒来要喝。

  “乾清宫来的人会准备皇上的膳食,奴婢过会儿收拾一下,就要去咸福宫替您贺喜贵妃娘娘的,礼物是之前就备下的,您已经看过了。”环春说着,又叮嘱岚琪,“奴婢去去就回来的,您可别闹着绿珠她们让您去照顾皇上,皇上醒了也会不高兴。”

  “知道了知道了。”岚琪不耐烦环春啰嗦,打发她赶紧出门,但想想又叫回来说,“温贵妃那性子,未必肯信昨晚皇上真的病了。若是她也醒了,见了面一定要问你好多话,你自己瞧着,顶好是别见她的面,礼送到就是了,实在躲不过,你也说好听的哄哄她。”

  环春应承,换了体面周正的衣裳,带了一个小宫女捧着贺礼过来,这边果然已十分热闹,一些贵人常在都亲自登门,环春虽是个宫女,可代表永和宫德妃,几位贵人也要让她一让,礼物送到后替自家主子行礼道贺,本想就此离开,温贵妃却让人把她叫住了。

  进了屋子,隔着一道屏风,环春又向温贵妃道贺,里头虚弱的声音却问:“皇上的身体好些了吗?”

  环春冷静大方地回答:“万岁爷天亮时就退烧了,太医说是积劳,养几天就能好,万岁爷眼下还睡着。”

  温贵妃却突然发难,质问环春:“德妃还在坐月子,做什么留皇上过夜,宫里的规矩她不懂吗?她不懂,你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懂?”

  环春没有辩驳,只一味认错:“奴婢该死,实在是没想到这么多,娘娘教训的是。”

  温贵妃竟是毫不顾忌地恨道:“你家主子要留,你们又有什么能耐劝说,果然她是与众不同的。”

  边上冬云见话越说越难听,忙笑着岔开话题,更越过主子直接把环春打发了,亲自送到门外头,好生说:“娘娘她身子不舒服,对我们也这样子。你回去对德妃娘娘可别说得这样直,即便说了,也劝娘娘看在我们主子才吃了苦还没缓过来的份上,看在小阿哥的份上,请德妃娘娘别计较。”

  环春客气地说不在意,大大方方离了咸福宫,等她回来时岚琪正好补眠睡着了,之后还是皇帝先醒了,说在这里养病要闹得岚琪不能好好休养,便不惊扰她,立刻就先回乾清宫,毕竟在那里还能一边养病一边见见大臣,永和宫里总是许多不方便。

  跟去乾清宫侍疾的是皇贵妃,四阿哥被送过来让岚琪看顾,等岚琪醒来再搬回自己屋子,就陪着俩儿子玩耍,小家伙们不知从哪儿听来的,六阿哥腻着母亲问:“胤祚又有小弟弟了吗?额娘我想去看小弟弟。”

  岚琪笑道:“是贵妃娘娘生了小弟弟,比九阿哥还小些,过些日子额娘身上好了,再领你去看。”

  胤祚听了高兴地跑去拉着胤禛:“哥哥我们去看小弟弟。”

  胤禛却一本正经地说:“我就要上书房了,以后不能每天陪你玩,你快些长大才好,我们一起上书房。”

  岚琪很惊讶,到月底胤禛才不过五周岁,过了年虚龄也就只六岁,三阿哥要明年开春才进书房,他这一同去,竟比兄弟几个都早。问胤禛是几时的事,他说是额娘决定的,说他已经长大了,不能再一心只知道玩耍。

  胤祚很不高兴,纠缠母亲说他也要去书房,胤禛在一旁见弟弟哭闹,便很有哥哥的架势说他:“你总这样哭闹,才不能去书房,你要快点长大才好。”

  “额娘,胤祚也要去书房。”六阿哥见哥哥说他,更加委屈,腻着母亲撒娇,胤禛却又把弟弟拉过去说,“我还没去呢,现在能天天陪你玩,你再哭我可就走了。”

  小家伙撅着嘴立刻不哭,乖乖地跟在哥哥身后,岚琪看得心里暖暖的,想起环春曾说大儿子小儿子的话,更盼着将来他们都长大了,兄弟俩还能像现在这样亲厚友爱。

  眨眼功夫,皇帝膝下又添一子,今年四位妃嫔热热闹闹的有身孕,如今接二连三地临盆分娩,先后生下两男两女,唯独皇贵妃的小公主没保住,若单她一个人怀孕生子也罢了,偏偏这样子,才显得更可怜。

  似乎是为了顾忌皇贵妃的可怜,除了德妃生小公主玄烨很在乎,宜妃和温贵妃生皇子,皇帝都没怎么兴奋,宜妃那儿是隔了几天才去看了眼孩子,现下那么不巧又病了,更不能去咸福宫看望贵妃母子。

  温贵妃一天天地盼,眼看着小阿哥洗三了,眼看着五六天过去了,仍旧没见到皇帝进咸福宫的门。

  十余日后,岚琪也已经出了月子,本来宫里的尊卑规矩不能僭越,她该亲自再来一趟咸福宫,偏偏太皇太后身上不舒服,经年旧疾又缠上来,她一门心思扑在慈宁宫里照顾,只等十月将过,皇帝忙完了黑龙江的事,才听说去了趟咸福宫。

  太皇太后私下叹息:“照温贵妃的脾气,她一定以为别人都拦着挡着不让皇帝去,实则连我都去劝过了,可皇帝那里脱不开身,今天推着明天,明天记着后天,只要他心里没这个事儿,就怎么都想不起来的。”

  更将岚琪叫到跟前说:“比起皇贵妃锋芒毕露,温贵妃这种阴晴不定的人才更要小心,她不知哪天又发了癔症,你要远远地躲开她。”

  而太皇太后到底是上了年纪,如今病一场再不比从前容易恢复,直到十一月才稍稍见起色。

  十一月皇帝摆宴犒赏平台将士,本早早说要请皇祖母出席,如今这模样,老人家经不起宴会的辛苦,玄烨也不敢勉强。摆宴那一日,宫中女眷都列席,连出了月子的温贵妃也在,只有德妃陪着太皇太后没来,前头鼓乐齐鸣沸反盈天时,岚琪正陪着太皇太后在慈宁宫安安静静的用膳。

  太皇太后心疼岚琪为了她甘受寂寞,悄悄告诉她:“明年玄烨要南巡,你小心些身子,别到时候又有了,不能跟出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