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52 你放我走

作者:阿琐

  “什么事?”明珠夫人在里头问,容若看到妻子对他直摇手,便点了点头折回来说,“是丫头打翻了茶水,儿子已经让她们收拾了,额娘您先歇着,我去换身衣裳再来看您。(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你也歇着去吧,跟在皇帝身边怪辛苦的。”明珠夫人吩咐道,“好好陪你媳妇说说话,不必过来了。”

  容若答应,躬身告辞,出来时妻子已不见踪影,见有下人来打扫,他便径直朝自己的院落去,少夫人果然已经回房,等他进门时,妻子正坐在桌前发呆。

  丫头老妈子们端水奉茶的进来,这才惊动了少夫人,她起身看着丈夫,若是平日早就上来伺候更衣了,今天却一动不动,只等容若换了衣裳坐下,丫头们散了,她才恍然醒过神似的,问道:“额娘脚上的伤可好些了?”

  “应该没事了。”容若温和说,“你坐,我们说会儿话。”

  少夫人却依旧不动,只等容若疑惑地看着她,两人都张口要说话,但看到对方又都不出声,最后还是容若先问:“刚才额娘说的话,你都听见是吗?”

  “听见了。”少夫人苦涩地一笑,这才慢慢坐下来,胡乱地摆弄桌上的茶具,想要给容若斟茶,却手抖得不能自已,茶水洒了满桌,容若倏然捉住她的手说,“不要胡思乱想,那是很早很早前的事了,难道你要计较从前我们还没相遇时的事?”

  “计较?”少夫人眼中含泪,红唇被紧紧咬在齿间,半晌才颤抖着松开,“我难道计较过你和沈宛的事吗,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说‘计较’两个字?纳兰容若,你凭什么?”

  容若心里发紧,可不是吗?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妻子,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对不起她,她甚至都没有劝自己和沈宛分开,说得最多的,也只是让自己和沈宛搬回家来住,说她会好好和沈宛相处,即便不能给沈宛名分,也不会亏待她。一直一直,都是妻子逆来顺受,都是她在忍让。

  “容若,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额娘讨厌了?”少夫人突然又这样问。

  容若慌忙摇头:“哪有的事,你怎么这么想?”

  “我听见额娘说,若是她能跟了你做侧室就好了,说她那么聪明,言下之意不就是她能料理好这个家里的事,而我不能吗?”少夫人把手从容若掌心抽出来,仿佛忍耐到了极限,再也绷不住了,竟不管不顾地说,“既然额娘也讨厌我,既然你也嫌我的存在碍手碍脚,只要你们纳兰家出一封休书,我立刻就走。”

  容若愠怒,急道:“胡说,你……”

  “可我活得好累,我宁愿回娘家被人指指点点,也不要在这里假装贤惠假装孝顺,我恨你,我恨你们全家,你们放我走好不好?”少夫人哭着打断他的话,更扑过来抓着丈夫的衣襟说,“你放我走,纳兰容若,我真的受不了了……”

  容若从未见过妻子这幅模样,从她进门起,一直温柔贤惠,家人都说比发妻卢氏更有家主母的风范,是家族中众**赞的好儿媳,几时见过她这般冲动疯狂,竟拉着自己又哭又喊的。

  “你冷静些,冷静一些。”容若把她抱起来,几步放到榻上去,可少夫人却紧紧拉着他,凄楚可怜地哭泣着,“你不要走,容若,你不要丢下我。”

  “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你冷静些。”容若竟看到妻子急火攻心鼻下出血,拿来帕子帮她捂住,让她仰着头千万别再乱动。

  少夫人一直嘤嘤哭泣,渐渐平息后,很长一段时间夫妻俩都没说话,眼看着屋子里蜡烛将要燃尽,容若想起身去续,可才刚刚动了身体,就被妻子一把抓住,容若唯有安抚她:“我不走,是蜡烛快灭了。”

  她这才犹豫地松开手,但此刻情绪已经稳定,方才的冲动显然是心魔作祟,等丈夫再折回身,少夫人轻声道:“对不起,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容若点头:“从没见过你这样,但说到底,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少夫人满面愧疚,垂下眼帘说:“听见你和宫里觉禅贵人的事,我的心都乱了。其实之前听说过一些传言,我不信,可今天听额娘都这样说,我就没主意了。容若,那是要杀头的罪,你可千万和贵人撇清关系,这和沈姑娘不一样,是想也不敢想的呀。”

  容若忙道:“我明白,你只是听见额娘说旧事罢了,从她入宫后,我们就再不相干,皇上是多英明的人,他怎会容得妃嫔与朝臣有暧昧之事?你放心,皇上心里比谁都明白。”

  “什么叫比谁都明白,皇上他明白什么?”少夫人也是聪明人,便看她过门后与容若的相处,对家中长辈的孝顺,还有对妾室颜氏的态度,足以说明这出生富贵的千金小姐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明珠府里从没有人说她不好,出了沈宛的事,也都说她委屈,不论沈宛为纳兰容若付出多少,在所有人眼里,沈宛只是狐狸精。

  而容若被妻子这一问,问的心虚了,干咳了一声想要敷衍,可妻子却追问:“难道皇上也明白,你和那位贵人的旧情?容若,阿玛知道吗?”

  “你不要胡思乱想,没有这些事,你可知假话说多了也会变真,难道你要给我找麻烦吗?”容若只能冷脸吓唬她,“别再提了,小心祸从口出。”

  少夫人果然不敢再问,但紧紧拉着丈夫的手不放,楚楚可怜地说,“这几天你不要走好吗?多陪陪我,为了你带沈姑娘去黑龙江的事,我阿玛额娘很不高兴,前几日派人传话给我,不晓得会不会又来登门,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多没意思?其实我最怕的还不是这些,你晓得我阿玛的脾气,万一他误会你误会了沈姑娘,做出不可挽回的事可怎么好?你天天被皇上叫在身边忙,沈姑娘一个人在家里,几个家丁老妈子管什么用?”

  容若知道岳父的脾气,当初若非皇帝最后插手,他就几乎要派人对付沈宛,如今上头有皇帝的默许岳父不会明着来,可暗着来才是最可怕的,沈宛若有个三长两短,也不会有人替她讨个公道。

  眼下妻子会这么说,已是看似关心地在警告他,他若再一意孤行,后果不堪设想,妻子今晚这样冲动地闹一场,也绝不会是没来由的。

  是夜夫妻俩相依而眠,容若一夜不曾合眼,可身边妻子坠入梦乡前嘴里还在嘀咕:“相公,你别走。”

  深宫之中,被搅乱心思的觉禅氏也同样不眠,今日见到明珠夫人,让她平静了好久的心再起涟漪,都不用亲眼看到容若如何,只看夫人这般光景,就晓得家里儿子并不好。只是稍稍动了一点心思,忍不住就要想更多的事,她蜷缩在床上一遍遍对自己说:“和你没关系了,以后的日子与他们再不相干,不要再想了……”

  突然外头吵闹起来,觉禅氏心里一紧,猜想兴许是温贵妃要生了,果然不多久香荷就推门进来,急匆匆地说:“主子,贵妃娘娘要生了,让您过去呢。”

  觉禅氏赶紧起身穿戴衣裳,简简单单地就过来,温贵妃大半夜的有了动静,多半的人都被从睡梦里惊醒,里里外外忙做一团,之后两个多时辰,只听温贵妃一直喊疼,稳婆几人查看合计后,告诉觉禅贵人和冬云,说贵妃娘娘怕是要难产,瞧着孩子的胎位不正,冬云哪儿经历过这样的事,直吓得腿软。

  觉禅氏也不知如何是好,前头已经传话过去,似乎皇帝是在乾清宫,有太监来过问情况,但似乎不敢打扰皇帝,皇帝的口谕还没来。可温贵妃一心只期盼皇帝来看她,等了这么久,又知道自己似乎不大好,便哭着把觉禅氏叫到跟前说:“你去乾清宫求皇上来看看我好不好?兴许我活不到明天了,成全我好不好?”

  觉禅氏的手腕被她掐得生疼,见温贵妃实在很可怜,难产也的确危险,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她,可等将要出门,又遇见赶来问情况的小太监时,才弄清楚皇帝不是在乾清宫,而是已经在永和宫歇下了。

  来的人无奈地说:“觉禅贵人,皇上今天忙得累坏了,歇下前吩咐任何人不得去打扰,贵妃娘娘生孩子固然是天大的事,可皇上也没说这件事能不能打扰啊。奴才只是个传话的,永和宫那头梁公公支应着,奴才也没法子,梁公公让盯着这边的动静,奴才几个一趟趟地来回跑,想来真若有什么事,一定会禀告的。”

  觉禅氏正犹豫,又听得里头温贵妃凄厉的哭声,心软之余,更明白今夜若不为温贵妃尽心做这件事,等她安然无恙度过难关,将来彼此的关系就尴尬了,温贵妃定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信任她,眼下安宁的生活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模样。

  相比之下,她走这一趟,以德妃的为人绝不会和她计较,而对皇帝来说,本来就不该怠慢温贵妃产子的事,于是不听那几个小太监劝说,硬是顶着夜色往永和宫来。

  然而皇帝睡得很沉,许是累坏了,还是岚琪听见动静先醒来,连她从玄烨身边爬起来都没惊动他,等她到外头听说这些事,赶紧让值夜的玉葵几人照应一下觉禅贵人,自己近身来唤醒皇帝。

  可叫了几声玄烨都没动静,岚琪伸手摸摸他的脸颊,竟触得一手滚烫,再摸额头,更是烫手得厉害,心里吓得不轻,赶紧让宫女进来点亮蜡烛灯火,果然见皇帝脸色通红烧得厉害,难怪一向警醒的他,会睡得那么沉。

  岚琪立刻吩咐:“快宣太医,皇上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