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50 玄烨没说的话

作者:阿琐

  布贵人拿来一碟果脯,挑了一块碎桃肉递给岚琪,她看了看摇头别过脸,轻声说:“嘴里苦涩些,心里才不苦。【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我虽心疼你,可也知道,你若言苦,这永和宫外头多少人要不服气,多少人的日子要过不下去了。”布贵人叹息道,“月初安贵人病了一场,太医院里不少势利眼,推脱说忙着几位娘娘待产,都不尽心去瞧瞧。好好一个人病得可怜,是她身边的宫女没法子了,才来求戴妹妹,你知道她是个心善的人,还能不计前嫌地求端嫔想法子,这才有太医去诊脉开药,戴妹妹去看她一回,回来直叹气,说此一时彼一时。”

  岚琪苦笑:“姐姐再瞧瞧我这里,稍稍咳嗽两声,太医院就听见了,一个个盯着捧着,生怕有半点闪失。是啊,我若说日子苦,宫里多少人要活不下去?可是姐姐,我今天心里,真是不好受。”

  布贵人见她眼中含泪,心疼地说:“我不是不让你说,你心里不痛快,说出来就好些了。”

  “我也不知怎么了,心里堵得慌,我什么都比别人好,皇上待我好,太皇太后待我好,我有儿有女,我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可我就是……”岚琪说着哽咽难语,伏在布贵人怀里好一阵抽搐,布贵人轻轻抚摸她的背脊想要她顺顺气,可自己也无奈地说,“旁人眼里你那么完美无瑕,又有谁知道你背后的辛苦。只看着你荣光万丈,有时候耀眼得连我都无法接近,岚琪啊,这是不是就叫高处不胜寒?”

  岚琪脸上挂着泪珠,仰脸看着布贵人,布贵人温和地说:“我记得宜妃那会儿坐在宁寿宫门前哭,说她想见见五阿哥,隔天一早又去跪求,闹得太皇太后都动怒,可你敢吗,你敢做这样耍赖的事吗?对皇上也好,对太皇太后也好,你能豁得出去吗?我时常想,不只是我们看着你完美,皇上和太皇太后眼里的你,也许一样是完美的。你自己一定知道,在皇上面前要乖巧、温柔、贤惠,不能做任何给皇上添麻烦的事,可你没有三头六臂哪能真正面面俱到?所以你只能忍耐,即便遇到自己不情愿的事,为了所为的大局着想,就甘愿自己受委屈。从前你是真真正正的温柔贤惠,现在渐渐的,也开始刻意表现得温柔贤惠了,是不是?”

  “是吗?”岚琪怔然,呢喃着布贵人的话,似乎是解开了心中郁闷的所在,至少这次把女儿送去宁寿宫的事,她心里是十万个不情愿,可她还是答应了太皇太后答应了玄烨,还大度懂事地说,生下来就把孩子送走,却没有一句话是真心实意。

  再想想,即便当时因为她冲动把话说出口,让太后高兴一场,说起来是怕太后不高兴,才把这件事定下的,可事实上,她还可以为自己争取,但太皇太后一句话,玄烨一句话,她就又不由自主地做起那个温柔贤惠的乌雅岚琪,硬生生把本来的心意给扼杀了,如今再后悔难过,又有什么意思?

  “我们虽然还年轻,可终究不是从前的小姑娘了。”布贵人笑着,伸手擦掉岚琪的眼泪,“有时候人难免要做些违心的事,就说这宫里女人们送往迎来的,咱们又有几次不是端着客气的?再者宫里的日子若想过得风生水起,哪儿有那么容易。你就看皇贵妃娘娘,你都不记得了吧,早年你还是个常在就得宠那会儿,她嫉妒得疯了似的,明着折腾你不算,暗地里还拿端静来威胁我要我害你。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皇贵妃,根本就是两个人了。你想想,眼瞧着太皇太后将她束手束尾,她再那样折腾要怎么活?当然要变通一些,同样对我们来说,偶尔变通一些事,也很正常呀。”

  岚琪的心静下来,破涕而笑道:“姐姐现在可比从前强多了,能说这么多开解我的话。”

  布贵人却笑:“钟粹宫挺热闹的,端嫔娘娘人缘好,时常有人来窜门子,女人们聚在一起说说闲话,我这里大多还是跟着她们学来的。”

  岚琪的情绪似乎好些了,布贵人让宫女端水来给她洗脸,收拾妥当后又递过来蜜饯,她这会儿才算吃了些,布贵人笑她:“月子里可不敢哭,要坏了眼睛的。”

  “不哭了,好好的日子过着,我哭什么?”岚琪长长地舒口气,又说道,“我知道,是我太在乎皇上和太皇太后的感受,而对于眼前我所得到的一切总是心怀感恩,觉得自己何德何能,不知不觉就想做得更好,不给他们添任何麻烦。与其说违心做什么,不如说是我习惯了这样去面对,总觉得我是不该也不能违背他们的。”

  “但心里总会有不情愿的事,我猜想……”布贵人轻声问,“把公主送去宁寿宫,不管是不是你的主意,你事先就知道的吧?”

  岚琪点了点头,布贵人苦笑:“就是啊,我们都说皇上怎么会那样对你,一定是和你商量过的。”

  “商量过又如何,反正我是不情愿的,可这句话,只能对姐姐你说。”岚琪蜷缩着身子,满面的无奈,“我多想再争一争,我若坚决不答应,皇上会依我,但我就怕那样他会觉得我不好了,就是这种心态作祟,我才觉得心里堵得慌。”

  布贵人笑道:“这样的心态才是对的,这些年你哪件事不是守着分寸来的?你可别忘记,伴君如伴虎。”

  岚琪浑身一震,可不是吗?关起门拉起帐子,她和玄烨是儿女情长,是可以嬉笑打闹的小夫妻,可大是大非上,哪怕就只是走出这寝殿的门,他就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了。

  “她们都说,你早晚要料理六宫的事,说句大不敬的话,如今不让你沾手,不过是因为要你伺候着太皇太后,老人家西归瑶池之后,你一定推脱不掉,不然太皇太后又为何那样精心地栽培你?”布贵人很实在地说着,“你看荣妃娘娘现在这么忙,到时候的你,也一定忙得根本想不到这些事了。”

  岚琪只是笑,心下想,玄烨给予她的不只有情爱,还有责任,如果把女儿这件事归算到责任上,似乎就好受些了。

  两日后,过了产房忌讳的日子,玄烨来看过岚琪,一陪就是两三个时辰,岚琪也是顶顶没出息的,那天对着布姐姐抱怨那么多,被玄烨三两句一哄,什么不高兴的事都抛在九霄云外,仿佛注定了被玄烨吃得死死的,只要看见他的笑容,就能什么都不在乎。

  小公主洗三是在慈宁宫,玄烨看过岚琪后也亲自过来,太后对孙女爱不释手,一直夸赞这孩子漂亮可爱,太皇太后更是喜欢,说这丫头长大了,一定和她额娘一样漂亮。仪式之后太后就说要抱孩子去给岚琪瞧瞧,反是太皇太后说孩子太小了别抱来抱去,等出了月子不迟,但等太后离去,玄烨也要告辞时,太皇太后却留住他问:“你把女儿送去宁寿宫,只是为了将来不让她远嫁?”

  玄烨目光有些惊讶和被看穿的尴尬,但旋即就笑了,“孙儿再如何,总也不及皇祖母的心智。”

  太皇太后笑道:“不是心智,是我心疼我的孩子们。”

  玄烨垂首道:“因为那心思不孝,孙儿并不愿提起,就是对岚琪也不必说得那么明白,孙儿自己心里明白就是了。”

  “玄烨啊。”太皇太后拉着皇帝到身边,笑着问他,“就那么喜欢岚琪吗?皇祖母没给你挑错人?”

  玄烨骄傲地笑道:“岚琪可是孙儿自己挑的,但当年您若不答应,大概也没有今日。皇祖母问的是,孙儿喜欢她,如今不管位份尊贵还是金银珠宝,都并不稀罕给她,只盼她平平安安,能陪我一辈子。”

  祖孙俩这番话,苏麻喇嬷嬷也在边上听着,她却不大明白,只等皇帝离开,太皇太后才对她说:“玄烨该是怕我百年之后,太后成了这宫里最尊贵的人,可你知道,她是个没主心骨的人,指不定就受了什么挑唆诱惑变了心思。她做皇后时不得意,做太后也一直还是儿媳妇的身份,谁晓得心里头藏没藏怨气,五阿哥终归是宜妃的儿子,保不定将来她和宜妃就好了。现下把岚琪的闺女送过去,她和岚琪也有了维系,哪怕我走后宫里头变了气候,看在公主的份上,太后起码不会和岚琪有隔阂,玄烨想得很长远呐。”

  苏麻喇嬷嬷笑道:“太皇太后只管放心,两人都心疼对方,就有这份心思,也能长长久久。”更禀告说,“这几日六阿哥都在承乾宫,和四阿哥玩得可好了,不晓得那天德妃娘娘对孩子说了什么,四阿哥又活泼起来,皇贵妃也高兴。”

  这话老人家爱听,还让苏麻喇嬷嬷回头领俩孩子来陪陪她。而说起六阿哥喜欢黏着四阿哥,兄弟姐妹那么多,仿佛是天生血脉相连,六阿哥最喜欢的就是亲哥哥,这几天又能和哥哥玩在一起,每天来给额娘请安时,都三句不离哥哥。

  这天一边给岚琪请安,一面等皇贵妃来领他去宁寿宫看小妹妹,母子俩说话时皇贵妃就到了,四阿哥进门很礼貌地给德妃娘娘请安,可胤祚又只管拉着哥哥说话,结果被胤禛责备:“你怎么总是没礼貌,见了我额娘要先行礼,我都教你多少回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