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49 很无奈

作者:阿琐

  一句话说得岚琪泪流满面,能得到儿子真心实意的安慰,仿佛身上什么痛苦都随之消散,可胤禛看到她哭,却急了,小家伙这才头也不回地跑开,实则两边的人都不远不近地伺候着,很快就有人来搀扶德妃,岚琪虽辛苦,但已有产育经验的她再不会像从前那样慌乱,还镇定地对环春几人说不要着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这边众人护送德妃回永和宫,早有腿脚快的人跑回来让准备,等岚琪被抬回来,一切都已经准备好,皇贵妃也领着四阿哥跟过来,她心里暗暗后悔不该选这节骨眼儿,德妃万一有什么闪失,皇帝就该恨她了。

  “四哥。”母子俩还在庭院里站着,突然听见娇滴滴的声音,胤祚蹦蹦跳跳从边上跑来,他还是那样喜欢哥哥,重阳节上的事似乎已经忘了,又似乎有那么一些担心,没有立刻冲上来黏着哥哥,而是很近很近的站着,奶声奶气地说,“哥哥你来啦?”

  胤禛却很有哥哥的架势说他:“你见到我额娘,怎么不行礼?”

  胤祚撅着嘴,不大情愿,还是皇贵妃打圆场,说弟弟还小,叫哥哥别那么严肃,但等胤祚笨拙地行了礼,胤禛却主动拉起他的手说:“德妃娘娘要生小宝宝了,我们去别处等,这里大人们可忙了,没空照顾我们。”

  胤祚见哥哥又和自己好了,脸上乐得花儿似的,蹦蹦跳跳地跟着四阿哥一起去自己的屋子里,皇贵妃看着俩孩子小小的身影那样幸福快活,心里一面是温暖甜蜜,一面又不得不感慨悲伤,她没有福气生育这样好的孩子。

  没多久荣妃到了,德妃临盆的事也已通报六宫,永和宫里还没来得及刨喜坑,太后下旨让皇贵妃主持,她们便忙碌这些事,而里头时不时传出些消息,德妃似乎并不大顺利,皇贵妃担心皇帝怪她惹得德妃突然分娩,不免有些心虚,便时不时抱怨:“她这都生到第四个了,怎么还那么难?”又问荣妃怎么样,荣妃苦笑说她都不记得了。

  而在六宫妃嫔,以及朝廷大臣看来,德妃这一胎生男生女极为重要,若是再得一子且能顺利存活,膝下三子扶持,德妃的前途不可限量。如今贵妃一位尚有空缺,便是将来皇贵妃一位,也不见得够不着,只要皇帝愿意,制度规矩又算什么?且皇贵妃也大有可能来日晋封皇后,皇贵妃膝下养子又是德妃所出,这两人若联手,一个出身贵重,一个盛宠不衰,后宫再难有旁人一席之地,佟家在朝廷的势力也会日益膨胀。

  可只有皇帝知道,只有岚琪和太皇太后几人知道,她不论生男生女,都不会留在身边,孩子出生后就会被送去宁寿宫,原先太皇太后和皇帝还心疼她,问要不要多留一些日子,竟是她自己狠心说:“留下就再难放手了,即便当初是自己要送走四阿哥,可那份撕心裂肺的痛,臣妾一辈子也忘不了。”

  是日傍晚,天色将黑时,永和宫里终于听见婴儿啼哭,皇贵妃在偏殿等得已经很不耐烦,嘹亮的哭声终于把她震醒,而此刻皇帝刚好摆脱了朝务赶过来,才踏进门就听见哭声,李公公也兴奋地说:“这哭声真清脆,不知是公主还是阿哥。”

  但见绿珠从里头欢喜地跑出来,本欲奔向皇贵妃的所在,乍见皇帝在门前,赶紧调头奔过来,喜气洋洋地说:“恭喜皇上,娘娘生了小公主,太医说母女平安呢。”

  玄烨露出喜色,嘴里嘀咕着:“她平安就好。”才催促绿珠,“快把小公主抱来给朕瞧瞧。”

  皇贵妃和荣妃得知圣驾到了,也赶紧出来,前者担心皇帝问责她今天这件事,幸好小公主顺利降生把这茬冲淡了,皇帝不知是不在乎还是没想起来,只高兴地对她们说:“朕又有公主了。”

  众人进门,荣妃进产房去看看岚琪,皇帝和皇贵妃在外殿等乳母抱来小公主,皇贵妃啧啧:“这孩子生得真好,才出生的孩子,怎么会这么白白净净的?咱们女儿出生时,四阿哥还说妹妹长得丑呢。”

  玄烨不免心疼她失去女儿,温和地说:“公主也是你的孩子。”

  皇贵妃一愣,皇帝这句话是皇后才能有的尊荣吧,母仪天下的皇后,是宫中所有皇子公主的嫡母,表哥这样说,是真心的,还是纯粹安抚她?

  “你抱抱,朕手重怕弄伤她。”皇帝把襁褓递给皇贵妃,她小心翼翼地接过来,轻盈玲珑的小姑娘,甫出生就白白净净粉雕玉琢,仿佛天生就是皇家公主的贵气,她竟禁不住热泪盈眶,对玄烨说,“今天胤禛又和六阿哥玩在一起了,皇上放心吧。”

  玄烨含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用抱着孩子,他才能轻松仔细地看闺女,欢喜地说:“这孩子,长得像朕吧?”

  皇贵妃才笑:“皇上看着好的就像您,小公主明明像她额娘。”

  此刻荣妃出来,面上很是担忧,回禀道:“皇上,德妃妹妹身子很虚弱,没和臣妾说几句话就昏睡过去了,太医说是早产了几天,虽然孩子长好了,但胎位不正妹妹她没少吃苦头,这一两个月且要养身体。”

  玄烨心中了然,便道:“既然如此,小公主留在永和宫恐怕她们照顾不过来,德妃和胤祚身边都不能缺人手,再往永和宫添人就坏规矩了。”

  皇贵妃怔怔地看着皇帝,但听皇帝说要把小公主送去宁寿宫,更召来乳母嬷嬷一干人,吩咐叮嘱后,就让她们直接把孩子带走,皇贵妃回过神时才感觉怀里空荡荡的,忍不住说皇帝:“皇上,您不怕德妃伤心吗?”

  玄烨却道:“她会明白的。”

  小公主送去宁寿宫的事很快传遍六宫,翊坤宫里宜妃正吃味皇帝跑去看德妃生产,她自己生九阿哥时皇帝都没来打一眼,可还没喝下半碗醋,就听说公主被抱走了,而且去的也是宁寿宫。

  “这是怎么回事,去年那个孩子那么孱弱,德妃那么虚弱都没说要送走,怎么今年好端端的把孩子送走了?”宜妃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揣摩不透皇帝的心意,拉着桃红絮絮叨叨地说着,甚至还指责太后贪心,“你说会不会是她养孩子养出瘾来了,有了个孙子,再想来个孙女凑一个好?”

  桃红哪里有什么主意,只管听主子絮叨,还忙着准备贺礼,一面提醒她:“您过两天就出月子了,主子要不要亲自去登门道贺?”

  “上个月她倒是亲自来的,可现在公主被送走了,我去道贺她若不领情,反怨恨我挖苦她可怎么好?”宜妃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吩咐桃红,“你且看看其他人怎么做,看看惠妃怎么做。”

  而宫中不解此事的,不止宜妃一人,任谁看来都觉得古怪,皇帝一句永和宫里的人照顾不过来,就把公主送走了,若说是不顾念德妃的感受并不见得,可若是与德妃早就商量过的,送个女娃娃去宁寿宫,能算计什么?

  温贵妃这边看着冬云准备贺礼,她也快生了,肚子越来越大,人生第一次真正经历产育,越往后越惶恐,这会儿听说德妃因为产后虚弱公主被送去太后那儿,她便反复问冬云:“我若身子弱,皇上是不是也会把我的孩子送走?”

  冬云安抚她几句,渐渐温贵妃又开始嘀咕:“我生的那天,皇上会来吗?皇贵妃生时他在木兰围场,宜妃生时他跑去永和宫了,只有今天他急急忙忙去看德妃母女,那我呢?”

  正好觉禅氏带着香荷过来,她们准备好了礼物,预备随温贵妃的一并送过去,进门听见这句话,冬云找到救星似的求觉禅氏:“贵人快劝劝娘娘吧。”

  觉禅氏心里无奈,面上则安抚她:“皇上一定会来看您的,您可是第一回生孩子。”

  温贵妃眼中放光,至少到目前为止,觉禅氏应许她的话,还没有不兑现的,她甚至觉得觉禅氏的预言有几分神力,听她这样说,才算是安心了。

  宫里欢喜了一夜,翌日永和宫更是十分热闹,但太后下旨说德妃虚弱,让妃嫔们不必登门去打扰她休息,众人只是差遣宫女来送礼,端嫔和布贵人过来忙帮,岚琪只静静的养在屋子里,外头有姐妹们替她照应。

  这会儿布贵人热了药送进来,见岚琪呆呆地靠坐在窗下,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她身上,却不见半点温暖气息,岚琪神情气质里透出的几分凄凉,竟生生把秋日暖阳压制住。

  “怎么了?”布贵人很担心,端着药坐在一旁问,“想女儿了吗?”

  岚琪淡淡一笑,反问她吃什么药,布贵人说是助益恶露排出,她顺从地喝下,布贵人搁下药碗拿帕子给她擦拭,又问了一声:“是不是想小公主?”

  岚琪点了点头,眼角隐隐有泪光,轻声道:“没来由的觉得很无奈,有时候会想,我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今天醒来时,身上空荡荡的,脑袋里也空荡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