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46 教子之道

作者:阿琐

  玄烨看到岚琪在外头晃悠,也很奇怪,“这样晚了,怎么还不睡,身子不舒服吗?”

  岚琪见他言语关切,神情却不展,知道是有不高兴的事,听说大阿哥今天让父亲动了气,但生病的事,还没来得及传到她这里来,之后才听玄烨絮絮叨叨说起来,他作为父亲每每为此烦恼时,岚琪竟会看着觉得心中温暖。(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都说帝王无情,可玄烨是个好父亲,不论他将来是否能把每个孩子都顾过来,不论将来孩子们长大与父亲更多了君臣之别,至少曾经他一直努力做个好父亲,这一切,这么多年岚琪一直看在眼里。

  “你笑什么?”玄烨歪在岚琪的炕头,她倒挺着肚子立在下头给脱靴子解扣子,玄烨懒懒的任他摆布,一身轻松后便揉着额头说:“这个大阿哥,拧得很,到底怎么生了这样的脾气?他额娘怎么也是谨慎小心的人,朕对皇祖母从来不敢这样,这小子却总和朕犟着,他到底有什么可不服气的?”

  岚琪正背过身在环春捧的水盆里绞帕子,主仆俩对视一眼,她觉得环春似乎也明白其中的道理,玄烨是想不到还是想到了不愿承认呢?大阿哥不服气的必然是太子,毕竟他是做兄长的,立场和胤祉、胤禛他们这些弟弟很不一样,人家要挑他的毛病,都只说哥哥不如弟弟,可即便说大阿哥不如太子,也隐不去这层兄弟关系。

  伺候皇帝擦了脸,岚琪问他饿不饿,讲学一日必定口干舌燥,这样本就容易上心火,现下又叫儿子给气了,便自己做主让环春炖冰糖雪梨,玄烨却说:“哪儿有功夫等你们炖来吃,你家主子也要歇了,等这个多麻烦。”

  “是臣妾在吃的,现成热热就好,泡茶也要这点时间,皇上您把心静静。”岚琪让环春去准备,自己坐到身边给他轻轻按摩顺顺气,温柔地安抚着,“皇上总在孩子的事上毛躁,可不大好呀。您瞧瞧太皇太后,纵然您小时候听话又聪明,可您不也总说,裕亲王他们小时候皮得翻天,没少让太皇太后生气吗?太皇太后可不像您这样急躁。”

  玄烨瞪她一眼:“你这是安慰朕,还是数落朕?”

  岚琪不以为意,只管笑着:“大不了您发脾气把臣妾骂一顿,散散心里的闷气也好的。”

  “骂了你解气,回头又该心疼后悔,犯不着的。”玄烨歪在靠枕上又静了片刻才说,“朕知道他为了什么不服气,可有本事他就做得更好更像样些,没本事没能耐,凭什么不服气?”

  岚琪劝道:“听说大阿哥骑射很好,皇上不能不看大阿哥的长处。”

  玄烨却摇头:“好则好,非要拿来比较的话,如今太子也精进了。这孩子才真正知道什么叫‘不服’,不用等别人去提醒他,更不让别人有机会说他不好,自己先求上进,可胤禔就只会耍脾气。”

  岚琪听罢,想了想才问:“皇上是不是觉得不好对大阿哥开导?毕竟还是牵扯太子的事,讲了他也未必听得进去。”

  玄烨点头不语,面色沉沉,闭着眼睛似养神又似不愿睁开眼面对现实,好半天才说:“如今就这样子,将来为臣子,他更要不服气了。再过些年太子长大,朕就要让他们兄弟和大臣们一样敬重储君,难道为了他一个人不服,就免了这件事?”

  岚琪知道,等有那一天,她们这些妃嫔对待太子也要与如今有所不同,更何况大阿哥。

  环春送来冰糖雪梨,岚琪劝了两次皇帝才肯用,她则在边上慢慢说:“臣妾觉得,皇上这是说起两件事了。您今日生气,本是因为大阿哥求学不用心,这会儿说的却是怕大阿哥不服太子不敬太子。”

  玄烨饮下大半碗,皱眉头问她:“怎么讲?”

  “臣妾没什么好主意,自己想都觉得不可靠,皇上想听?”岚琪客气谦逊,却被玄烨瞪了眼,埋怨她矫情,她才笑悠悠地说,“有阵子皇上总是夸赞大阿哥,那会儿常听说大阿哥表现好,往后您也多夸夸他,将来不说,眼下终究还是个半大孩子,孩子最听得进说他好的话。再想想,大阿哥总是因为自己不如太子而不服气,那您就别把他和太子比较,大阿哥是大阿哥,太子是太子,没得比较了,也就看不出长短。大阿哥身上总有好的地方,臣妾觉得就这耿直的性情,也本是好的。”

  玄烨果然说:“若不比较,怎知他身上的不足?就更加要不思进取了。”

  “这的确是不比较的弊病,可皇上现在只看得到大阿哥身上的不足,把他好的都抹杀了,明明人家只是个皇子,您非拿来和太子比较。”岚琪不再顾忌,一语中的地说,“皇上想想,难道您真愿意看见太子被大阿哥比下去?之前太子骑射不如大阿哥,您也没少生气吧,既然不管谁强谁弱您都要不高兴,那还比什么?”

  玄烨一怔,还真是这个道理,相比而言,他宁愿看到大阿哥不如太子,也不愿看到太子不如大阿哥,既然如此,他生什么气?

  岚琪一副说中人家心事的得意劲儿,笑着问:“可见不是咱们大阿哥不够好,是父亲太偏心了。”

  “就你聪明?”玄烨不服气,可见人家笑得那样好看,心情就好了,伸手在岚琪脸上揉了揉,喜欢不够似的说,“平时嫌你啰嗦,要紧时候,还是能说出些道理,没少跟皇祖母学本事。”

  岚琪唤环春来收下东西,又侍奉漱口盥洗,早早把皇帝摁在床上让他休息,笑着说:“太皇太后说了,让您高兴是臣妾第一责任,做不好臣妾还有什么脸去慈宁宫。”

  玄烨问她怎么不更衣入睡,岚琪才说:“胤祚这几日闹腾得厉害,臣妾再去瞧一眼,皇上静会儿神,臣妾一会儿就回来。”

  玄烨这才想起他跑来永和宫的本意,叮嘱她:“天黑路上小心,朕听说你们生孩子爱扎堆,怕你也动了胎气,就赶着来瞧瞧的。”嘴上说着,终究不放心,翻身起来披了件衣裳,和岚琪一道来胤祚的屋子。

  梦里的小家伙还算安稳,两人看了会儿才离开,玄烨问胤祚闹什么,岚琪也不顾忌,直说是因为好久不能和四阿哥玩耍,天天缠着她要去找哥哥,自己急了难免会训孩子,母子俩这几天关系不大好。但她不愿干涉承乾宫的事,更直言劝皇帝:“孩子慢慢会好的,皇上别太过问,没有人比皇贵妃娘娘更爱四阿哥了。”

  “胤禛虽小,心思很细腻,朕这几个儿子里,他是最不一样的。”玄烨若有所思,“可朕也不大明白,究竟是他不一样,还是朕因为他被皇贵妃抱养,才本身就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他。”

  岚琪没再说什么,说多了又要犯愁,便伺候皇帝早早安寝。玄烨这几日讲学委实是累了,躺下不及说几句话就睡着,自然也因为在岚琪身边让他安心,总之一夜安稳,翌日清早精神饱满地离了永和宫,今天讲学最后一日,大臣们都见疲倦,皇帝却更精神了。

  宫里头的人,则忙着给宜妃送礼道喜,永和宫这边也没落下,岚琪因为身体好,亲自来登门贺喜,倒让宜妃玩笑说:“你挺着肚子来做什么,坐坐就回去吧,我这里可已经撤了产房,你要生了没人给你接生的。”

  屋内一阵欢笑,妃嫔们说她俩福气好,宜妃则劝岚琪多走动走动,说她后几个月每天绕着翊坤宫走大半个时辰,这一次生九阿哥很顺利,都没吃什么苦头。

  这些道理岚琪也懂,见宜妃热情便都笑着答应,本也不打算坐多久,可才想着要告辞离开,外头又有客人到,竟是温贵妃亲自来了,尊卑有别,女人们纷纷迎出去行礼。

  温贵妃大腹便便地进来,瞧见岚琪在一旁,脸上竟不大好看,语气总算客气:“德妃也来了?”

  “臣妾来贺喜宜妃生了九阿哥。”岚琪谦和地说着,侧身让道请贵妃先行,温贵妃也没再寒暄,径直进门去与宜妃说几句话,大家都不过是场面上的客气,温贵妃坐不多久就离开,岚琪等她走远,也含笑告辞。

  等她们都走了,留下的人才七嘴八舌议论开,敬嫔冷笑说:“娘娘瞧见温贵妃脸上的怨气吗?一定是为了昨晚皇上去永和宫不高兴,从前瞧贵妃对德妃可亲热了,今天这模样,臣妾还是头一回瞧见。”

  边上另有人说:“宜妃娘娘生九阿哥辛苦的人还没不高兴,温贵妃生哪门子气。”

  宜妃笑而不语,听了半天闲话,她们也不敢打扰产妇休息,纷纷散了。惠妃那儿直到傍晚才来看了眼,只因大阿哥发烧,她顾不过来,进门也只远远离着和宜妃说几句,宜妃则对她说:“姐姐留心看看,今天温贵妃来,满面的怨气,您小心别惹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