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40 做皇后的资格

作者:阿琐

  “若是如此,你们就把门紧紧关上,别让皇上进来。(子午坊 www.ziwufang.com)”岚琪一手摸着肚子,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正儿八经对环春说,“皇贵妃娘娘才在鬼门关走一遭,小公主的身体也每况愈下,皇上这时候再来惦记我,不说皇贵妃伤心不伤心,我自己就受不起这份情意。不论如何,我们都是他的女人,虽然谁都想争那个独一无二,我也顶好她们都不存在,现实可能吗?”

  环春忙笑道:“奴婢记着了,皇上若真的来,奴婢也请万岁爷去先承乾宫。不过您今天这一跤摔得莫名其妙,荣妃娘娘若真向皇上禀告,皇上回来一定要骂您,主子还是先自求多福吧。”

  岚琪却甜甜地笑着:“他若不稀罕我,骂我做什么?”

  玩笑话说着,日子很快过去,转眼圣驾回銮,散出去的妃嫔们也热热闹闹地回来,景阳宫里常在万琉哈氏从草原带回来一些礼物,荣妃领她过来送给德妃,姐妹们坐着听万常在说草原上的事,布贵人好奇地问:“听说觉禅贵人得宠多些?”

  万常在摇头道:“在那儿的时候,总是佟嫔僖嫔几位娘娘伺候得多些,要说觉禅贵人,篝火大会那晚本是跟了皇上去帐子里的,但大半夜又被打发走了,说是身上不舒服,也没听说万岁爷有什么不高兴,之后也就没觉禅贵人什么事了。”

  众人面面相觑,布贵人却是替岚琪欢喜,若是真让那个美艳的女人得宠,这宫里的气象又该变了,岚琪伤心不说,万一被什么人趁机欺负可怎么好。

  这边玄烨去慈宁宫见过皇祖母和太后,便径直来承乾宫看望皇贵妃,果然如岚琪所料,皇帝不是无情人,何况对表妹本就有情意,知道她吃了苦,很是心疼。

  可惜小公主太孱弱,太医说撑不了多久,玄烨把小小的孩子抱在手里,恍然便想起旧年岚琪的遭遇,更愿意多疼表妹几分。但皇贵妃自己倒是淡淡的,兴许是怀孕中太医一遍遍地对她说孩子不好孩子会夭折,把她都说麻木了,又或者她不愿太过悲伤,让别的妃嫔幸灾乐祸地看笑话。

  “好好养着身子,若这孩子和咱们没缘分,将来还会有。”玄烨安抚表妹,不想皇贵妃却正正经经地对他说,“皇上,臣妾不想再生孩子了。”

  玄烨不解,他晓得表妹一直希望能有孩子,虽然当初把四阿哥送来承乾宫,岚琪的本意是保护儿子,可也是因为皇贵妃渴望有个孩子,才能有这样的机会,近些年她养身体吃坐胎药,不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太医说臣妾的身体不适合有身孕,生了这个女儿,也伤了很大的元气。”皇贵妃的笑容终究是苦涩无奈的,“臣妾不像德妃荣妃她们那么有福气,身子骨好,能一个接一个的生,从前觉得是皇上偏心她们,是老天爷偏心她们,总觉得什么事儿到了臣妾身上都不公平。可这回九死一生把女儿生下来,那份痛臣妾真是没勇气再尝试一回,德妃荣妃她们能一次次地生育,臣妾由心佩服。虽说是身体不好不能再有孩子,可皇上若要怪,就怪臣妾吃不起苦吧。”

  “身体不好就不要生,说什么怪不怪的话?”玄烨轻轻抚过她的脸颊,安抚着,“你好好保重身体,女儿若没了,总还有四阿哥陪着你。”

  皇贵妃欣慰地笑着:“只要皇上别嫌弃臣妾没有孩子,臣妾就无所谓了,不然再折腾一次,臣妾命都没了,还奢求什么孩子?”

  玄烨笑着应:“就依你的话,让太医想想法子,只要你不在乎。”

  皇贵妃看着他,双唇微微蠕动,似乎有想说但不能说的话,玄烨再了解她不过,笑道:“若是不敢说,朕赦你无罪,你才吃了苦,就算朕偏心你一回,有什么话说吧。”

  “臣妾不能再有孩子,是不是也就一辈子没资格入主坤宁宫,一辈子没资格做您的皇后?”皇贵妃到底说出口了,可似乎察觉到玄烨的不悦,她的眼中露出胆怯之色,不自觉地低下头,不敢再看皇帝的眼睛。

  两人静了会儿,玄烨才道:“钮祜禄皇后受封时,膝下连一个养子都没有,有没有孩子和做不做皇后并无关联,朕的两个皇后都不长命,可朕希望你们都健健康康的长寿。你以为朝廷真就不催着朕立后了?每年都有折子递上来,每年都有人催着朕立后,不过是朕不想理会不想提起,才看起来好像相安无事。你不能住进坤宁宫,不是因为你不够优秀,也不是因为你没有孩子,和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关系,仅仅是朕再不想有皇后。”

  皇贵妃的脸被玄烨捧在手掌里,听见表哥温和地安抚她:“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健康地陪在朕身边。”

  “如果胤禛是臣妾生的,该多好。”她的心里终究不服气不甘心,可现实那样残酷,她生不出孩子,即便生出来的女儿,也活不长久。

  就在圣驾回銮的第四天,小公主夭折了。之前皇贵妃一直麻木地看待这件事,直到小生命真正离她而去,才感受到切肤之痛,天天哭得伤心欲绝,幸而有皇帝耐性地呵护她,但这样一来,皇帝无暇再去照顾别人,同样有着身孕等待临盆的另外三位,自然就被冷落了。

  岚琪见到玄烨时,已是十来天后的事,那日午后一场瓢泼大雨,她领着胤祚在窗下看雨滴子砸开的水花教他数数,打雷时还能捂住他的耳朵,于是亲眼看着皇帝冒雨从门前进来,胤祚一瞧见皇阿玛来了,立刻抛下额娘飞奔出来。

  皇帝一身湿漉漉的,绿珠抱住了六阿哥不让他近身,只等皇帝脱了外头的衣裳,才抱起儿子进来,岚琪歪在炕上没下来,笑盈盈地望着他,玄烨坐到身边说:“气色很好,见你好朕就放心了。”

  岚琪才想起小公主的事,忙收敛笑容欠身说:“皇上节哀,臣妾也未能去承乾宫向皇贵妃娘娘致哀,心里很难过。”

  “没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规矩,何况你还怀着孩子,皇贵妃这几日心情已经好些了,也是你的功劳,有胤禛安慰她。”玄烨淡然。

  之后哄着儿子玩耍,一边和岚琪说话,两人那么久没见面,却毫无生分的感觉,岚琪不会撒娇说自己被冷遇,即便玄烨提起来,她也一笑了之,彼此间自有他们的默契和体贴。

  再等胤祚被乳母带走,才坐得亲近些说亲昵的话,有件事皇帝思量许久,今日便提起来,却让岚琪毫无准备地吃了一惊。

  玄烨说:“朕想,这一胎你若是生了闺女,把公主送去宁寿宫请太后抚养可好?”

  “皇上为何这么说,是臣妾做错什么了吗?”岚琪当然会吃惊,好端端的,做什么要带走她的孩子,更何况她一心想要个女儿,玄烨都说不让女儿远嫁,为何还要从她身边带走。

  “自然不会像胤祺那样,不让宜妃见面,我们的女儿去了宁寿宫,你也随时随地可以去相见。”玄烨见岚琪脸上有焦虑之色,明白她的感受,可他有他的用意,慢声道,“即便是个儿子,朕也想让太后照顾。这是朕的私心,这几日每每去见皇祖母,从前是隔几年隔几个月会觉得她苍老,可近来每天都会感觉到皇祖母的衰老,朕很心疼,又不能时常陪伴。”

  岚琪垂首嗫嚅:“皇上放心,臣妾生了孩子后,一定会常常去照顾太皇太后,可也不用把孩子送去宁寿宫,臣妾从前照顾太皇太后,也没耽误抚养胤祚呀。”

  “所以朕才说,若是女儿就送去宁寿宫,若是个儿子就免了,朕知道你舍不得。”玄烨耐心地解释着,“朕不是答应过你,不要让我们的女儿远嫁吗?可十几年后的事谁知道会怎么样?女儿之中,最小的恪靖也要比我们的女儿大四五岁,她们不同龄,万一在我们女儿适婚的时候,有外邦来求和亲,或者朝廷需要适龄的公主去和亲怎么办?”

  岚琪发愣,一时还没转过弯来,玄烨道:“女儿若是太后抚养的,将来朕就能把责任推在太后身上,说太后舍不得,说太后不愿公主远嫁,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朕也不必费心去周全什么,女儿自然就能留在你身边了。这是很长远的事,可朕想一早就把它定下,不要到时候再急急忙忙想对策,若是周全也罢了,若是负了你,朕的许诺又算什么?”

  岚琪还是摇头:“皇上思量的这么周全,臣妾很感动,可是……”

  “可是舍不得?”玄烨温和地笑着,搂住她说,“那你再想想,朕不着急,你若实在不愿意,就当朕没说过,至于将来的事,往后也总有办法。”

  岚琪心里很矛盾,也就不和玄烨客气了,认真地说:“皇上让臣妾再想想。”

  窗外大雨不歇,砸地有声,仿佛是为了入秋做准备,一场场雨要把大地炙烤了整个夏日的炎热冲刷干净。

  京城里,大街小巷少有人走动,人人都在屋檐下避雨,可明珠府门前宽阔的路上,却跪着一个已经被大雨淋湿透的女人,偶尔有人经过,都忍不住好奇地指指点点。

  眼看大雨毫无收敛之势,大宅门终于被打开,里头出来十几个人,有丫头撑着巨大的伞,簇拥着雍容华贵的少夫人出来,少夫人有了身孕,虽尚未显露身形,可几个有年纪的嬷嬷左右搀扶着,每一步路都要她小心脚下。

  “你快走吧,跪在这里做什么呢,我也不知道额娘把孩子抱去哪里了,你跪死在这里,我也不能把孩子给你送出来。”少夫人叹着气,忍不住厌恶地说,“你若有什么闪失,难道让容若来怪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