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38 欲将心事付瑶琴

作者:阿琐

  “臣妾不想去,娘娘放心,臣妾安安生生在帐子里待着,不会有事。(子午坊 www.ziwufang.com)”觉禅氏一如既往地拒绝,避开了佟嫔的目光,眼神直直地看着盘子里水灵灵的新鲜瓜果,等待着佟嫔放弃。

  可佟嫔有求而来,怎会轻易放弃,终于实话道:“你会弹琴吗?”

  觉禅氏不明白,佟嫔又说:“我听温贵妃娘娘提起过,说你针黹女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虽然没见过,我想娘娘她不会胡说。僖嫔不知想得哪一出,在皇上面前提起让我在篝火大会上抚琴助兴,皇上以为皇贵妃娘娘弹琴好,就以为我也会。我虽然会,可实在太粗鄙,根本不能御前献艺,让她们看笑话不要紧,让皇上丢脸就是我的罪过了。”

  觉禅氏凝神望着她,佟嫔倏然拉住她的手说:“我知道你心地好,温贵妃娘娘常说你心地好,帮我一次好吗?你比我年长许多,我本该叫你一声姐姐,可……”

  “娘娘言重了,臣妾不敢当。”觉禅氏推诿着,佟嫔却一再恳求,“你若不帮我,我只有被她们笑话了,回去皇贵妃娘娘一定也会训斥我,早知道就不该跟来。”

  “娘娘就对皇上直说,您不能弹琴不就好了?”觉禅氏依旧不愿出头,她虽然好些年不碰琴早就技艺生疏,可那融入骨子里的勾抹挑托,她凭空想一想就能滑动起十指。琴是容若教她的,从前的她什么都聪明,什么都一学就会。

  “喀喇沁部的格格会献舞,咱们又没带什么公主来,僖嫔就跟皇上说让我也弹琴献艺,这已经不是我能推诿的事了。你帮帮我好不好?总要有一个人去献艺,可我真的不行。”佟嫔急得快要哭出来,一手紧紧拽着觉禅氏的胳膊说,“入宫以来,我就没做过什么好的事,在我姐姐眼里一事无成,这次篝火大会也是为了庆祝她生了公主,这下子我出丑了,她又该埋怨我了。”

  觉禅氏心里万分想说这和她没有关系。可佟嫔实在可怜,一直恳求,毫无尊卑之别,觉禅氏想她年纪小,又身份特殊,的确有许多旁人不能明白的难处,她能纡尊降贵地来求自己,必然是走投无路了,而这件事对她来说,并不难。

  但御前献艺,有太多的顾忌,更会有一个人也在人群中看着他,甚至还有另一个人。

  沈宛的一字一句倏然钻入脑袋里,那天的一切如今想来仍旧像一场噩梦,她面对沈宛时究竟是什么模样,怎么醒过神时,直觉得自己如丧家犬一般狼狈?她哪里不如沈宛,她守护自己心里的爱情,怎么就不容于人了?

  “觉禅贵……”

  “娘娘,请您让宫女把琴拿来可好?臣妾好久不弹了,要练一练才敢御前献艺。”觉禅氏浑身一震,不知怎么脱口而出就答应,神情坚毅地对佟嫔说,“臣妾不会让娘娘丢脸。”

  佟嫔如遇大赦,欢喜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似的,拉着觉禅氏谢了又谢。之后两天,佟嫔和觉禅贵人总是骑马去较远的地方弹琴,并不让其他人察觉到什么,佟嫔也攒了一口气,说要让僖嫔敬嫔大吃一惊。

  终于到篝火大会时,夜幕徐徐降临,篝火熊熊燃烧,杀牛宰羊很是热闹。蒙古各部的公主世子在御前载歌载舞献艺,蒙古族人自古以来崇拜天地山川和雄鹰图腾,蒙古族舞蹈浑厚、含蓄、舒展、豪迈,喀喇沁部的公主献舞一曲,场内击节声不断,皇帝欣然赏赐,更笑说要提亲迎娶公主配给宗室子弟。

  妃嫔这一边,僖嫔敬嫔同席,两人瞧着坐在皇帝下手的佟嫔,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佟嫔明明年纪比她们小,资历也比她们浅,就因为是皇帝的表妹,就因为是皇贵妃的妹妹,在嫔位里头把她们比下去,在宫里熬了这么些年,竟什么都没挣下来。

  “皇贵妃娘娘琴技极佳,佟嫔不会不好吧?”敬嫔狐疑,不大放心地说,“别没让她丢脸,反让她长脸了。”

  僖嫔冷笑:“姐姐还不放心我?”说着便笑盈盈对皇帝说起邀请佟嫔妹妹抚琴一曲助兴,玄烨没多想,说既然是讲好的就不必客气,欣然答应,又问佟嫔如何,佟嫔心里砰砰直跳,壮着胆子说,“皇上恕罪,臣妾昨日烫伤了手指,恐怕不能弹琴了。”

  座下略有唏嘘之声,又听佟嫔道:“觉禅贵人是个中高手,臣妾已授意觉禅贵人献艺,皇上但听一曲,若是不好,您只问臣妾的罪,总归觉禅贵人是无辜的无辜。可若是弹得好,皇上赏赐些什么?觉禅贵人要,臣妾也要。”

  玄烨听得觉禅氏,不自禁地朝身旁看了眼,不远处纳兰容若正带领侍卫,手持佩刀保护圣驾的安危,不管他是否听见佟嫔的话,此刻仅目不斜视双眼如鹰地盯着场内的一切,玄烨知道,容若忠于他,而他更明白,容若和觉禅氏那一段青梅竹马,也的确不简单。

  皇帝的心胸可以虚怀若谷,亦可以狭隘逼仄,就看什么事什么人,就看他在乎不在乎了。

  “今晚尽兴便好,朕问你的罪做什么?就让觉禅贵人来献艺。”皇帝欣然答应,举杯饮酒,但见宫女太监于场中布置琴架琴凳时,觉禅氏抱琴缓缓从边上出来。

  一身湖蓝织锦缎的旗装,发髻上点缀同色的宫花,步摇垂下淡淡银丝流苏,随着步伐盈盈而动,仅仅简洁大方的装扮,已将她自身的美完全衬托出。

  且说今日后宫妃嫔、宗亲大臣的女眷无数,又有蒙古各部的王妃公主,可无一不被皓月繁星和烈烈篝火掩盖姿色,唯有觉禅氏这般低调柔静地出来,分明浑身与草原粗狂浑厚格格不入的气质,却镇住了在场所有人。

  虽然有碍礼教,虽然不该这样直视着皇帝的女人,可觉禅贵人实在太美丽,她端庄周正地向上行礼,举手投足间,宛若能在夜晚都熠熠生辉的蓝宝石。

  座下时不时有唏嘘声,妃嫔们自不必说,大臣们常听说宫内觉禅贵人是绝色美人,外臣男眷极少有见过的,此刻趁着天色暗都不管束自己的眼睛,而蒙古各部粗狂的英雄们,更是为这人间美色倾倒。

  觉禅氏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恭敬行礼后,端坐琴前,暗暗深呼吸坐直了身子,才要抬起双手时,便见到离皇帝不远处的纳兰容若。

  他带着一班侍卫保护着皇帝的安危,深邃的双眼一遍遍将场内的人扫过,忽而落在自己身上,忽而四目相对,容若恍然一惊,仓促地就避开了目光,觉禅氏想要追随他的眼睛,可她知道,再多看一眼,她就会害了容若。

  收敛心碎的痛,觉禅氏微微欠身示意,抬眸时目光扫过聚集而坐的女眷,人群中一抹亮眼的姿色吸引了她,正是沈宛跟着曹夫人列席,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一如那日在帐子中说话的模样,觉禅氏却不再胆怯这骄傲的目光,冷冷瞥过后,便定神在琴弦之上。

  十指灵动,一弦拨响,却不知是觉禅氏怯场还是失误,竟是滑落琴弦,只闷闷地发出一声嗡鸣,座下有女眷掩嘴而笑,仿佛等着看她的笑话,可觉禅氏心无旁骛,纤手微扬,一曲《阳春白雪》从指间滑出,灵动轻盈的琴声里,仿佛可见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兴荣景象,明明高雅古琴与这篝火烹羊的场景很不相匹配,她却用十指凌驾了一切粗狂的存在,叮咚琴声,直叫在场的人听得如痴如醉。

  一曲终了,周遭竟是一片寂静,全无方才喀喇沁公主献舞后的击节欢呼,觉禅氏镇定地坐在琴前,等待皇帝的指令,然不等玄烨开口,喀喇沁王爷突然道:“贵人的琴声如天籁一般,皇上可否请贵人再赐一曲,让我等粗狂的草原人再听一听?”

  玄烨并不大高兴,虽然他不喜欢觉禅氏,可觉禅氏毕竟是自己的女人,这么美艳的姿色摆在众人面前,即便有他的体面,可也足够让他觉得尴尬。本想拒绝,可喀喇沁王爷再三恳求,玄烨也不好拂了面子,看了眼佟嫔,佟嫔会意,嚷声对觉禅氏道:“觉禅贵人请再弹一曲,若无别的曲子,方才的也好,若是另有其他擅长的曲子,你弹来便是了。”

  觉禅氏欠身应答,直起身子时,目光落在纳兰容若的身上。篝火虽明亮,毕竟不如白天看得真切,她还有几分胆子去看不该看的人,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能紧紧盯着不放,可方才一瞥又与他四目相对,再次引得心碎剧痛,现如今席中另有一个女子,也会抚琴作诗,也有绝色容貌,现如今另有一个女人,已然满满地占据了他的心。

  不自觉,一滴清泪从眼中滑落,只是一滴,迅疾而单薄,不会让人察觉她的悲伤,但十指抚过琴弦,一曲《流水》回荡在夜空中,听似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可声声所诉,只是她痛失知音的悲怆。

  一阵草原夜风猛烈而过,吹得篝火里劈啪作响,吹得容若身上铠甲铿锵有力,《流水》渐止,可那隐在掌声中不为人所听的弦断之声,仿佛切过他的心房,痛得他双拳紧握,眼睁睁看着她走向皇帝身边,眼睁睁看着她含笑从皇帝手里接过酒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