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37 皇贵妃临盆

作者:阿琐

  寝殿内,床榻上的皇贵妃已经被阵痛折磨得满头虚汗,毫无经验的她完全不晓得之后会发生什么,从来也没吃过这么大的苦头,除了疼痛难受,根本不懂接下去会怎么样。(子午坊 www.ziwufang.com)皇帝曾下旨邀请佟夫人进宫陪伴,可突然早了那么十几天,哪怕现在连夜去宫外请夫人来,也要一些时候才能到。

  岚琪匆匆进来,皇贵妃见到她时,刚缓过一阵疼痛,大口喘息着看着同样大腹便便的女人,苦笑说:“你真厉害啊,这么痛苦的事,你怎么还敢生?我可再也不想生孩子了。”

  “娘娘别多说话,慢慢呼吸,就几个时辰,熬过去就好了,将来看着孩子活蹦乱跳,就一点也想不起来今天的疼。”岚琪极力安抚她,可皇贵妃却又被一阵剧痛袭击,疼痛中隐隐听见外头有人在说,“四阿哥您不能进去,四阿哥听话。”

  岚琪也听见了,正犹豫时,听见皇贵妃说:“你去告诉胤禛,我没事的,别让他进来。”

  “是。”

  “乌雅岚琪。”皇贵妃突然连名带姓地喊她,岚琪怔然听着,“太医说女人生子都是在生死一线的,我若熬不过去,胤禛就是你的了。”

  岚琪抿嘴看着她,不知该说什么,而皇贵妃吃力地大口喘气,又说:“如果我真熬不过去,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胤禛,不要让他受委屈,不要让他被兄弟欺负,我的儿子,必须是最优秀的,他一定会是最优秀的皇子。”

  这番话说得,仿佛皇贵妃才是四阿哥的生母,而岚琪只不过是个将来接手的养母,也许平日里岚琪会为此难受,可现在眼门前这个人正在生死边缘,她是因为太爱那个孩子,才会说这番话,岚琪不仅不会在意,更为皇贵妃对孩子真挚的爱意而感动,连连点头说:“臣妾听您的,可是娘娘,四阿哥那么爱您,您舍得留下他一个人?生孩子又不是上断头台,没那么吓人的,臣妾在外头带着四阿哥,等您的好消息。”

  皇贵妃满面不耐烦的情绪,仿佛很不放心把胤禛教给岚琪,仿佛很不甘心就此一命呜呼,岚琪还没走到门外时,就听见皇贵妃那么虚弱了还在呵斥产婆几人:“好好替我把孩子生下来,不然你们也别想活了。”

  听见这些,岚琪竟是莫名觉得安心,皇贵妃还有这股子精神,该是出不了什么大事,而她一出来,胤禛就找上来问:“德妃娘娘,我额娘怎么了?”

  岚琪安抚他:“娘娘要给四阿哥生弟弟妹妹了,四阿哥随我一起等着可好?娘娘让您等她的好消息呢,四阿哥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小家伙却牵着岚琪的手往偏殿走,一面认真地说:“弟弟妹妹都喜欢,额娘没事就好了,额娘好辛苦。”

  岚琪心里酸溜溜的,她多希望儿子也能这样来疼一疼自己,可又为此感到十分欣慰,她的胤禛那么善良可爱,皇贵妃自己脾气不大好,却把儿子教得这么好,早先那么多的人怀疑她,更时不时挑唆彼此的关系,皇贵妃到底争一口气,没让那些人看笑话。

  荣妃瞧见岚琪出来,赶紧拉到偏殿里坐了,不等问皇贵妃怎么样,先问岚琪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她笑着说:“皇贵妃娘娘都那样了还有力气骂人,我当然没事了。”

  “她骂你了?”荣妃讶异地问,“骂你做什么?”

  岚琪笑道:“骂我做什么,是骂产婆们手脚笨,警告她们小心脑袋。”

  荣妃啧啧道:“到底是娘娘,换做旁人吓都吓死了,哪里还有心情责备下人。”

  之后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里头也没有要生的动静,只知道皇贵妃越来越虚弱,已经无力再向先头那样训斥旁人,而胤禛也伏在岚琪的膝头睡着了,但刚要让乳母把四阿哥带走,轻轻一碰他,小家伙就醒来紧张地问:“额娘好了吗?”

  岚琪唯有继续亲自照顾他,再后来佟夫人连夜进宫,皇贵妃有了亲娘在身边,不再那么彷徨害怕,虽然痛苦总还算顺利,岚琪和荣妃在外头又是等了一个多时辰,荣妃正劝她回去休息时,里头终于传来婴儿的啼哭。

  两人都是面上一喜,但旋即又紧张地冷静下来继续等消息。胤禛睡眼惺忪地醒来,听见婴儿的啼哭,仰着脑袋问岚琪:“德妃娘娘,是我的小弟弟吗?”

  内殿里有宫女跑出来传消息,欢喜地说着:“皇贵妃娘娘大喜,生了小公主,母女平安。”

  荣妃和岚琪都舒口气,荣妃反复问:“娘娘的身子没事吗?”

  “太医说累虚脱了,没有产后大出血,也没有脉搏紊乱,二位娘娘放心。”宫女说罢就折回去,里头手忙脚乱处处要人,直又忙了大半个时辰才停当下来。

  荣妃和岚琪领着四阿哥进门,皇贵妃正躺在床上阖目休憩,睁眼看到她们进来,看见胤禛扑向她,孱弱苍白的脸上便露出温和的笑容,轻轻摸着胤禛的脑袋说:“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额娘要生气了,赶紧去睡觉。”

  “额娘您还疼吗?”胤禛望见母亲脸色如此之差,小孩子也懂什么是生病,眼泪汪汪地揉搓着皇贵妃的胳膊,心疼地嘀咕着,“额娘不要疼,我听话。”

  佟夫人抱着襁褓过来,俯下身子给胤禛看,笑着说:“四阿哥瞧瞧,这是小公主,是四阿哥的小妹妹。”

  胤禛稀奇地看着双目紧闭的小婴儿,甫出生的孩子还不大好看,他微微皱眉头,童言无忌地说:“妹妹不好看,没有额娘好看。”

  屋子里人的都笑了,皇贵妃哄了他几句就让人把孩子带走,再见荣妃和岚琪上前来贺喜,竟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望着大腹便便的岚琪,明明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还撑着一股子骄傲说:“我和胤禛就是母子的缘分,谁也拆不散的,你赶紧回去吧,挺着肚子在我这里晃,有什么事皇上要赖上我了。”

  荣妃拉了拉岚琪,实则岚琪也不会顶嘴反驳什么,皇贵妃若不这样,她们才要奇怪了。两人道喜后便退了出来,荣妃吩咐了青莲一些事,又派人往慈宁宫、宁寿宫送消息,最后亲自把岚琪送回来,看着她老老实实躺回去才安心,笑着说:“皇贵妃娘娘的话不错,你若有什么闪失,皇上连我也要赖的。”

  岚琪嗔她:“姐姐也欺负我不成?你也辛苦,赶紧去歇一歇,明日还要去慈宁宫宁寿宫两头跑。”

  荣妃疲倦地撑着腰叹息:“人家说能者多劳,我这样笨的,怎么也成天忙忙碌碌。”看了眼岚琪说,“再过几年,帮帮我吧。”

  岚琪笑而不语,让环春送荣妃离去,等环春再回来时,岚琪已困倦得快睡着了,她静悄悄地放下帐子,却忽而听主子说:“皇贵妃的这个公主,太医也说是活不长的,她倒是不怎么悲伤,她这样,皇上就放心了。而我去年那么伤心欲绝,一定给皇上添了不少麻烦。”

  环春愣了愣,轻声道:“主子怎么想起这些了。”

  “一晃一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着女儿的样子,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岚琪微微有些哽咽,不知怎么这会儿才来了情绪,双手护着肚子说,“肚子里是个闺女就好了,我的女儿一定还会再来找额娘的。”

  环春扶着帐子,见主子楚楚可怜,笑着问:“其实娘娘是想皇上了,对不对?”

  岚琪倏然睁开眼睛,赧然腼腆地笑着:“你不说出来,我还当你哑巴不成?”

  翌日天亮,承乾宫皇贵妃提前分娩生下小公主的消息便传开了,太皇太后和太后昨晚都未被惊扰,晨起乍然知道这个事,都不免惊讶,太皇太后则私下对嬷嬷说:“荣妃越来越有担当,一个人就能把这些事料理好,你且替我看住了她脚下的路,别和惠妃那种人多往来,我还盼着她将来和岚琪一起好好料理宫里的事。”

  自然皇贵妃临盆的好消息也快马加鞭往木兰围场送来,皇帝是隔了一天后才得到皇贵妃生了小公主的消息,蒙古各部王爷和大臣们纷纷贺喜,预备在围场热闹地庆贺一番,这样一来回銮的日子不再仓促,一时没有定下回京的日子。

  对于喜欢草原的人来说,乐得在此逍遥自在,自然也有不适应这里水土的,眼瞧着不知何日是归期,私底下难免有怨言。再对于觉禅氏来说,和容若沈宛在一处,不论见不见面,都是一份折磨。

  那晚香荷被敬嫔鞭打得不轻,但未免这样的事给皇帝丢脸,并没有人敢往上头报,觉禅贵人便是吃得哑巴亏,莫名其妙被敬嫔折腾了一番,别的人与她本就没什么往来,自然个个避之不及,还是佟嫔心地善良,时不时来看望她,问起敬嫔那里的事,觉禅氏无心讨公道,一味地敷衍。

  这会儿佟嫔又来看她,拿新鲜的瓜果给她,说起宫里皇贵妃生了小公主,皇上要举办篝火大会,佟嫔苦笑着:“得亏是草原上夜里凉,不然大热天的烧篝火,热都要热死了。那天姐妹们都去,你也去吧,不然一个人留在这里,又闹出点什么事,你又要吃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