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

首页 >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

235 怕输

作者:阿琐

  “娘娘您?”觉禅氏一阵激动,她一直觉得,温贵妃当初不过是哄自己高兴,这件事说难不难,说容易也绝不好办,她哪能真的费心来安排,觉禅氏是最聪明的人,根本不奢望能真的见到沈宛。【子午坊 www.ziwufang.com】

  温贵妃慢悠悠道:“只是我没有把握你一定能见到,毕竟我让你随驾去行猎很容易,纳兰容若能不能带沈宛同去,我就不晓得了。或者让我家嫂嫂什么的人再去挑唆一下她们婆媳关系,要是纳兰容若不放心把她放在家里,带去古北口几天不见得不成。自然这一切都是我瞎想的,撞上了是咱运气好,不然你就辛苦陪皇上去行猎,就当散散心吧。”

  听见温贵妃是这样的安排,觉禅氏似乎有些失望,垂首道:“臣妾久不侍驾,怎有资格随驾去行猎,娘娘不怕您把臣妾推出去,让其他人说三道四,反让您尴尬?”

  “皇贵妃就要生了,我也好,德妃宜妃也好,都经不起车马颠簸一个都不会去,我听说荣妃已经安排下,这次佟嫔、敬嫔、僖嫔,还有万常在几个会随驾,那么多人都去,我让你也去,怎么就不成了?你又不是什么罪人,好端端生了八阿哥的,只不过在我这儿住着为人低调罢了,怎么就不能去?”

  温贵妃满不在乎,一面喊了冬云过来,让她把自己的意思传给荣妃,好歹她有贵妃之尊,也不需要和荣妃提“商量”二字,吩咐一声便是了。

  荣妃那边听到贵妃的传话,让她也做好觉禅氏同行的准备,彼时正好惠妃领着八阿哥过来窜门子,听见这些,等人走了便冷笑:“她是觉得自己大着肚子,要把身边这个漂亮的推出来勾引皇上?”

  “你说得太难听了。”荣妃嗔怪,“这次随行的人也不少,这些日子皇上出了陪着皇贵妃,佟嫔几人正当宠,都是新人们的事,敬嫔僖嫔几位随驾也不过是碍着面子,她也是老资格了,一样对待就是了。”

  “她生得那么好看,皇上见了就不动心?在宫里碍着这个那个的,上头又有太皇太后不喜欢她妖艳,皇上自然要忍忍,可去了外头**佳人美眷,这再宠上了,宫里头一个个都等着生,岂不是又成气候?”惠妃啧啧道,“当初我一心一意想栽培她,为的就是讨皇上喜欢,却让钮祜禄氏捡了现成的便宜。”

  荣妃摇头:“咱们现在就是旁观者的命,你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别费心想这些事。”

  说话时,后院的万常在过来请安,问此次随驾行猎的事,荣妃交代了她几声,万琉哈氏便下去了,惠妃在边上看着不说话,这会儿才道:“一直没留心,没想到姐姐这里竟藏了个小美人?”

  荣妃也道:“刚来时没什么,病了几次眼眉倒是长开了,瞧着是有几分姿色,皇上偶尔也会翻她的牌子,但是年纪小胆子小,皇上也不是很喜欢。”

  惠妃唏嘘:“姐姐可要好好调教着,现在年轻的孩子,个个都鬼机灵的,咱们越往后越要当心了。”

  “机灵的不少,还是有老实温柔的。”荣妃敷衍着,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这一日晚上,皇帝去了永和宫,最近一个月都来不了两三回,胤祚难得见到父亲,自然纠缠着不肯撒手,玄烨也愿意哄他,吃了饭父子俩就在一起,玄烨把着手教他写字,胤祚很有耐性,岚琪得闲歇了一会儿,见时辰不早,便来催促儿子该睡了。可

  走到胤祚屋门前,却听里头李公公在说:“老太妃那儿知道了,会授意明珠夫人,就等明天皇上让纳兰大人带人去行猎。”

  玄烨则说:“让老太妃授意还不成,最好叮嘱她把这件事做成了,她毕竟是皇亲,总这样闹笑话不成,等她把孩子抱走了,朕自然会和容若再说说,左不过让他把沈宛领回去就好了。”

  李公公又道:“皇上可要即时对纳兰大人说啊,奴才瞧着,纳兰大人说不定知道夫人偷偷把孩子抱走,回头又给抢出来了,这下子闹得就更难看。”

  玄烨果然不高兴,“纳兰容若就这个毛病,朕怎么也瞧不好。”

  岚琪悄然退下,示意环春不要说话,一路上想着皇帝说的那几句,她也听说纳兰容若私宅里的那个女人生了儿子,明珠夫人想要带回孙子却被他们俩阻拦,闹得有一段日子了,竟然连玄烨都暗中出手。

  且说明珠夫人是皇亲,她这样闹的确让宗室里有些难堪,明珠如今又是重臣,好端端的家里出这起子事,皇帝出手干预,多半还是为了他们父子能安心为朝廷办事。可清官难断家务事,真真不是自己的女人孩子,他竟下得去手,让明珠夫人去偷孩子。

  这样一来,岚琪脸上自然不大好看,之后玄烨过来问她怎么了,岚琪也不想提,直说肚子不大舒服,玄烨自然是百般照顾,岚琪被他柔情似水地爱护着,渐渐也觉得别人家的事她操心什么,更加不想提了。

  六月初,圣驾浩浩荡荡领八旗子弟至古北口外狩猎,康熙二十年时,皇帝为行军练兵,在此开辟了占地百万公顷的狩猎场,名为木兰围场。

  此处南拱京师,北控漠北,山川险峻,里程适中,皇帝带八旗子弟与喀喇沁、敖汉、翁牛特等部行围狩猎,实行怀柔政策绥服蒙古各部之外,更欲展现八旗雄狮的威风,以行猎为借口,实以行军练兵,以此震慑遏制沙俄侵略北疆。

  是以那日玄烨向太皇太后提起此事时,所说的另一个目的,且旧年沙俄罗刹又在雅克萨蠢蠢欲动,玄烨不得不在这适当的时机,抖擞军威,震慑外藩。

  圣驾莅临木兰围场,妃嫔女眷们在侍卫的守护下聚集在一处设立营帐,满蒙女子大多会骑马行猎,来了这里就不必太拘泥宫廷礼节,只要一切不逾越礼教,玄烨并不拘束妃嫔们骑马。

  只是当初岚琪随行狩猎与众女眷赛马时,马匹被人调换险些丧命马蹄下的事,玄烨至今还记得,故而再三叮嘱女眷用马必须几经查验,也不许女眷入围行猎,只能在营帐附近骑马娱兴。

  随驾而来的敬嫔僖嫔等人,在宫中皆不大如意,难得此番上头几位得宠的娘娘都不来,随行后宫之中仅以她们为尊,自然把持着照顾皇帝的责任,不让几个小常在答应亲近,因此来了两天后,其他女人见没有机会亲近皇帝,便都自顾自找乐子去。

  佟嫔因性子弱争不过敬嫔那几人,而储秀宫因和咸福宫相邻,上回巫蛊之事温贵妃比起亲姐姐对她还颇多照顾,与觉禅氏有些许往来,来了此处后,便与觉禅氏在一处帐子里,彼此也算是个照应,觉禅氏同样不愿显山露水的,两人总算合得来。

  只是佟嫔毕竟年纪小,同年入宫的几位常在贵人都很活泼,来回几趟邀请她,终于动心出帐子去玩耍,觉禅氏拗不过她们邀请,也跟着出来,可一路都低着头,仿佛怕遇见谁似的。

  实则离宫前觉禅氏就从温贵妃处得知此番行猎纳兰容若带的女眷是私宅里的沈宛,竟是那么巧,少夫人有了身孕不能随行,皇帝本就让几位亲近的大臣带女眷孩子一同来凑热闹的,纳兰容若就把沈宛带上了。温贵妃彼时对她说:“事儿都顺着咱们想得来了,你可好好把握机会,女人们在一起,总有机会见到的。”

  可是一路来木兰围场,觉禅氏却改了主意,她处处低调故意时时躲在人后,不仅不想见到沈宛,连纳兰容若都不想见,心里反反复复问自己是为什么,就是不得解。

  此刻几位贵人常在簇拥着佟嫔到了帐子外头,正让侍卫送马匹来供她们挑选,远处空地上已有一些马匹在奔跑,几位小答应热情地过来问觉禅氏:“贵人姐姐,您会骑马吗?”

  “好些年不骑马了,算不会了吧。”觉禅氏客气地应着,姐妹们叽叽喳喳一通说,忽然传来惊叫声,众人循声望过去,只见远处一匹马在跳跃,牵马的人被马蹄子撂倒了,马匹上是个娇小的女人,几个侍卫纷纷涌过去,却另见一人一马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直奔向出事的地方。

  别的人都在嚷嚷着危险,觉禅氏的心却仿佛停止了跳动,她只消一眼就认得出策马而去的人是谁,而人到了那边控制住马匹,直接毫不客气地把马上的女人抱入自己的怀里,那亲昵温和的模样,毫无疑问,这个陌生且尚看不清面容的女子,就是沈宛了。

  “是纳兰大人吧。”果然边上另有女眷认出冲过去救人的男子,而随之响起的声音便说,“瞧这架势,这个女人是纳兰大人家的妻妾吗?”

  另有人说:“听讲少夫人产育没有随行,这个女人眼生不是家里的妾室,难道就是那个养在私宅的汉人女子?”立时有人啧啧:“怪不得不会骑马,江南女子只会绣花吧。”

  纳兰容若的马越来越近,马背上的一对人也越来越清楚,觉禅氏的眼睛定定出神,可明明渐渐清晰的一切,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再后来只听得身边人喊着:“觉禅贵人你怎么了?”她眼前一黑就跌倒下去。

  可这下并没有晕厥,当摔倒在地上身体的疼痛将她刺激清醒时,她多希望自己能真正晕厥过去,多希望自己能不要看见沈宛的样子,这一刻她才明白,她怕自己彻彻底底输给沈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清宫熹妃传


有种后宫叫德妃 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